当前位置:首 页 >> 学术研究 >> 文学 >> 存在,就是最大的意义
学术研究
点击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标签
哲学 影评 符号学 分析哲学
管理 经济危机 贫富差距
传播 新闻 和谐社会
历史 胡塞尔  人口比例
郎咸平 华民 林毅夫 价值观 
司法公正 国学 正义 人文 
存在主义 现象学 海德格尔
文学
存在,就是最大的意义
来源:网络转摘 作者:黄朴民 点击:533次 时间:2017-05-14 19:17:09

  华朵朵的长篇小说《路过的风景》付梓在即,令人高兴。

   一个偶然的机会,使我非常有幸地成为了这部洋溢着青春气息,流淌着人性温馨的成长启示录的最早读者之一。尽管我的专业是钻故纸堆的历史学,于文学乃是纯粹的外行;而以我现在的年龄,与朵朵小说中反映的青春主题,也是那么的遥远,按理说,是没有资格对小说本身置喙妄议的。

   但是,必须承认的是,读完整部小说后,我的确是让朵朵的文字给深深地吸引住了,也深深地被打动了。尽管我和朵朵之间,生活的时空已完全不同,可是,从本质上讲,我们关于生命存在的意义之思考与感悟,却是没有也不应该有代沟的,无妨对话交流,悠然契合。所以,我很乐意自己不务正业,偶尔跨界一次,说上几句外行话,算是对朵朵作品面世表达我的一份欣慰与祝贺!

   朵朵笔下的核心命题,其实在她的小说书名中就得到最扼要的概括、最准确的揭示了:“路过”与“风景”!

   说“路过”,是指主人公安琪,她生命中出现与伴随的人,都跋涉在漫漫的人生之路上,意义不在于结果,也无所谓结果,而恰恰在于存在,在于行走的过程之中。《周易》中有“既济”卦,这意味着人过了河,安琪与她身边的人随着时间的推移,阅历的丰富,而走向成熟,实现其人生的阶段性目标。像安琪,就在短短的十来年中,完成了从中学生、大学生、职场女性、全职太太的蜕变,由一个天真烂漫、纯情无邪的少女,悄悄地转变成为一位善解人意、外柔内刚的人母。给自己的人生划下相对圆满的阶段性分号。

   但是,《周易》中还有“未济”卦,这象征着人永远无法真正过河,人永远在路上,在永恒的宇宙之中,在永恒的时空之中,个人的命运其实是难以自我掌握的,个人存在的意义无疑是微不足道的,人只能接近彼岸,却永远无法到达彼岸。安琪与钟铭令人羡慕的幸福生活,由于一次飞机失事,就戛然而止,只给存活者留下无尽的追忆,谭雨菲因为一场无望的爱情,而如花之凋零坠落,香消玉殒。然而安琪和她的亲朋好友却还要继续行走,还要去面对未知的明天,真正的过河永远是那么近在咫尺,但又那么遥不可及!不过,就是这种始终不能真正过河的存在,才给我们的生活赋予了崇高的意义,让我们感受到生命的伟大价值。

   说“风景”,我个人的猜测,是作者本想借小说中人物之口,倾诉她自己对生命的思考,对人生的感悟,对存在的自觉。在这里,“风景”本身是中性的,只是客观的反映,没有对错,没有是非,没有美丑,没有善恶。但是,如果赋予其主观的情愫,则一切都有了生命,有了活力。人对自己所遭遇的“风景”,既要能做到“入乎其中”,同喜同悲,更应该实现“出乎其外”,旷达超然。我认为:小说中,安琪的形象之所以塑造成功,并不仅仅是文学描述上的饱满,而是作者有意无意中赋予了某种哲学沉思上的高度。从这个意义上说,安琪的形象中所呈示的是一种人生觉悟的象征,是一种生命矛盾的统一,即:感性与理性的统一,崇高与卑微的一致,纯真与世俗的和谐,理想与市侩的协调。但就是这种矛盾的对立统一,使得人物生动而鲜活,故事亲切而自然。这样的“风景”,也许残缺,但却真实;抑或遗憾,然而感人。

   “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计东西。” 作为一名历史学研究者,我更乐意从历史学的视野,解读朵朵的这部作品。我的看法是,朵朵所描述的安琪与她朋友们的成长过程,就是一种历史痕迹的再现,为渐渐消逝的青春岁月留下历史的见证。

   无论是青春的景物、青春的放纵、青春的故事、青春的历史,朵朵均予以充满感情的描绘,予以富有生命的重现。这其实就是历史的回顾,更是文化的寻根。青春的风景是人们生命的源头,是人们精神的港湾,更是人们心灵的归宿。不管你后来走得多远,也不管你日后有怎样的成功,你总是会时不时地回望自己灵魂的皈依之所,梦萦于斯,心归于斯。

   显而易见,朵朵的这部作品,让我们重新回归到那青春的岁月,走入曾经发生过的历史的深处。历史的意义,归根结底,是要帮助我们弄明白“从何处而来,往何处而去”的终极意义。毫无疑问,每个人都会随着岁月的流逝,而挥手告别曾经的“风景”,日益变得理性,趋于沉稳,对此,我们总是美其名曰走向“成熟”。但是,我们也忧虑地发现,所谓的“成熟”,并非绝对优越,它在让我们“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的同时,也往往使得我们迷失精神上的自我,难觅人性中的本色。换言之,“成熟”了的我们,失去的就是过去的美好“风景”,流逝的就是以往单纯的“性灵”。我们的生理空间正变得越来越拥挤,可我们的心理空间却是越来越疏远。人情味日趋淡薄,功利心日益膨大。人们本来应该拥有的是非之心、感恩之心和敬畏之心,正渐行渐远,丧失殆尽。

   所以,人们在仰头前行的时候,更有必要回首寻觅。找回自己失去的以往,找回自己错过的风景。“慢慢走,欣赏路边的风景”固然重要;“回头看,带上往昔的梦幻”同样迫切。在这个过程中,寄托自己的欣然,表达自己的体认,诉求自己的愿景,分享自己的愉悦,交流自己的感悟!

   朵朵笔下鲜活的文字,在我看来,就是在(我相信她是不经意的)告诉人们,生活绝对不是单调的,青春更加不是虚幻的,回顾青春,认知青春、感恩青春,它乃是人们成长中的必有之义;而生命也是真实的,存在乃是永恒的,它就活在每一座中学、大学的大小教室里,无数个《Story》杂志的写字楼中,活在你我所有人魂牵梦萦之记忆深处。

   信口开河,郢书燕说,权且为序。

   黄朴民   于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

   2016年3月29日

共[1]页

黄朴民的更多文章

没有数据!
姓名:
E-mail:

内容:
输入图中字符: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投稿须知 | 版权申明
地址:成都市科华北路64号棕南俊园86号信箱·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办公室 邮编:610065
联系电话:86-028-85229526 电子邮箱:scuphilosophy@sina.com scuphilosophy@yahoo.com.cn
Copyright © 2005-2008 H.V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网站建设:纵横天下 备案号:蜀ICP备170041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