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学术研究 >> 经济学 >> 国际货币篮子装入人民币吗?
学术研究
点击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标签
哲学 影评 符号学 分析哲学
管理 经济危机 贫富差距
传播 新闻 和谐社会
历史 胡塞尔  人口比例
郎咸平 华民 林毅夫 价值观 
司法公正 国学 正义 人文 
存在主义 现象学 海德格尔
经济学
国际货币篮子装入人民币吗?
来源:网络转摘 作者:巩胜利 点击:32584次 时间:2015/6/1 17:48:28

  【核心提示】:3月12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言人赖斯(Gerry Rice)向全球各国公开表示,IMF将在2015年下半年审议“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构成,届时将综合考虑人民币国际化进展“加入”的问题和情况。同日、随后,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外汇管理局局长易纲在两会记者会上表示,今年IMF将对特别提款权也就是SDR的货币一篮子(目前),进行五年一次的评审。媒体报道说人民币加入SDR是一个水到渠成、瓜熟蒂落的过程。中国官方正在评估,并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积极地沟通,希望人民币在可见的、不远的将来能够成为SDR的篮子货币,但也绝非易事,囿这是按别人的“游戏规则”来走人民币国际化之路,中国真能走通?

   

   一个现实而未来难以回避的现实是:中国如饥似渴的将人民币纳入SDR,但也有一个潜在难以逾越的障碍是,人民币现在不是、并且可能永远也无法成为可兑换货币,而这正是成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一个主旋律的游戏规则、是所有储备货币的标准前提。也有国际前沿言论称,正如花旗研究(Citi Research)的戴维?卢宾(David Lubin)研究员在一份同样于上周四发表的报告中所指出的那样,这方面的顾虑可能被搁置一旁。搁置货币“自由兑换”、放弃全球主要15国国际货币的非“自由货币”定律也能成为国际货币规则准入、成为全球国际货币家庭成员的绝无仅有?

   到2014年末,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旗下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全球支付货币交易报告所显示:美元占具全球货币支付市场超过62%的第一大比率,欧元约占33%全球份额,日元占有4%比率,英镑占据3%的市场额度,人民币约占全球支付货币市场近2%份额,每一天近2000亿美元,同一时间节点美元却有4.6万亿的全球支付流量,人民币可谓与主要国际货币仍微不足道,成为全球第五大常用货币。此外,人民币还是贸易融资中的第二大常用货币,尽管比排第一位的美元落后超过80%以上。但人民币能成为全球必须、跨越游戏规则定律、一种全球不可缺的特别需求国际货币吗?

   然而,人民币进国际SDR,就象中国崛起一样,是迟早的一件国际大事。但2015年末,人民币能进国际货币篮子成为第5种国际货币吗?这取决于IMF会议是:按其已有的“游戏规则”进行吗?是,那么人民币就注定进不了一揽子国际货币;若是IMF新创国际“游戏规则”、网开“中国特色”一面,那么人民币就当然要成为SDR的第5种国际货币了。就象一个生命诞生需要一朝分娩,一个超级人类水库诞生需要第一次开闸放水,一个春天到来、第一次惊天动地的春天炸雷……

   

   (凸)、IMF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背景

   

   按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规定,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会员国都可以自愿参加特别提款权的分配,成为特别提款帐户参加国。会员国也可不参加,参加后如要退出,只需事先以书面通知,就可随时退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规定,每5 年为一个分配特别提款权的基本期年会。第24 届基金年会决定了第一次分配期,即自1970 年至1972 年,发行93.148亿特别提款单位,按会员国所摊付的基金份额的比例进行分配,份额越大,分配得越多。这次工业国共分得69.97 亿“特别提款权”,占总额的74.05%。其中美国分得最多,为22.94亿,占总额的24.63%。这种分配方法使急需资金的发展中国家分得最少,而发达国家则分得大部分。发展中国家对此非常不满,一直要求改变这种不公正的分配方法,要求把特别提款权与援助联系起来,并要求增加它们在基金组织中的份额,以便可多分得一些特别提款权。

   距今最近的是2010年11月15日完成了对组成特别提款权(Special Drawing Rights)的一篮子货币的例行五年期审查,并对货币篮子权重进行调整,美元和日元的权重略有下降、欧元和英镑的权重略有上升,这次调整后,美元的权重将由2005年审查确定的44%下降至41.9%,欧元的权重将由34%上升为37.4%,英镑的权重将由11%上升至11.3%,日元的权重将由11%下降至9.4%。而IMF2015年年会的第一看点就是人民币能否进入,人民币距IMF的要求相差还甚远、但除人民币外又几乎没有任何可能,人民币需要特别议题、特别公关手段支撑才有可能出奇制胜、出现奇迹!

   “特别提款权”采用一篮子货币定值方法。货币篮子每五年复审一次,以确保篮子中的货币是国际交易中所使用的那些具有代表性货币,各货币所占的权重反映了其在国际贸易和金融体系中的重要程度。随着2000年10月11日有关特别提款权定值规则复审工作结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执行董事会同意对特别提款权定值方法和特别提款权利率的确定进行修改,并于2001年1月1日生效。货币篮子的选择方法和每种货币所占权重的修改目的是考虑引入欧元,因为欧元是许多欧洲国家的共同货币,且在国际金融市场上的角色日益重要。现行的对会员国的货币选择标准所依据的是最大的商品和劳务出口额,延伸到含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会员的货币联盟的出口额,货币联盟成员之间的出口额提出在外。引入的第二个选择标准是确保特别提款权的货币篮子所选货币是国际贸易中最广泛使用的货币。按此规定,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必须寻觅到“自由运用”的货币,也就是说,在国际交易中普遍用于支付、在主要外汇市场上广泛交易的货币。每种货币在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中所占的比重依据以下两个因素:(1)会员国或货币联盟的商品和劳务出口额;(2)各个会员国的货币被国际货币基金其他会员国所持有储备资产数量。目前,国际货币基金已确定四种货币(美元、欧元、日元和英镑)符合上述两个标准的国际货币,并将其作为2001-2005年特别提款权重的篮子货币。这些货币所占权重根据其在国际贸易和金融位置而定。特别提款权美元值每日依据伦敦市场中午的外汇牌价将四种货币各自兑换美元值加重而成。特别提款权定值公布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网站上,人民币进入此特别提款权,几乎不符合任何要件。

   美国是最近一轮IMF增资计划的首要推动者。2010年12月15日,正是在美国的积极支持下,IMF最高决策机构理事会批准了关于IMF治理和份额改革的方案。若该项计划获得最终通过,显然将在IMF治理变迁史上具有指标性意义:首先,IMF总份额将翻番,从约2384亿SDR增加到约4768亿SDR (按当时汇价评估约合7370亿美元);其次,份额改革完成后,中国、印度、俄罗斯和巴西“金砖四国”将进入成员国份额前十名。中国持有份额将从不足4%升至6.19%,超越德国、法国和英国,位列美国和日本之后。“金砖四国”总共持有份额将升至14.18%,而全体新兴经济体的持有份额则将升至42.29%。

   至今美国未通过的此项IMF改革计划,美国只需向IM F增资650亿美元,若是其他正常项目开支,这点数目对于每年高达4万亿美元财政预算的美国来说,绝对是小儿科。而且即便2010年的改革方案得以正式落实,美国在IM F的投票权也仅是从原先的16.75%下降至16.5%而已,美国依旧握有“一票否决权”,因为IM F的任何重大决策必须达到85%的通过率,美国的绝对控制权根本没有削弱。但至今美国未有任何法律行动实施,更不要说是通过了。

   特别提款权、篮子货币,是IMF的核心正能量,也是一国货币走向全球的真金白银。

   IMF的“特别提款权”不是一种有形的货币,它看不见摸不着,而只是一种国际交往、国与国之间的帐面资产,是一种通往全球各国合法的“通行证”。

   在过去的近40年,全球经济发展呈现出多极化的明显趋势。以购买力平价计算的GDP全球占比数据来看,美、日和欧盟所占份额已从1980年的60.26%下降到2011年的44.37%;中国、印度、韩国、土耳其和印尼五国的GDP占比则从1980年的6.7%上升到2011年的24.33%。前者减少了15.89%,后者增加了17.63个百分点。中国GDP的全球占比则从1980年的2%增加到2011年的13.98%。

   世界经济重心从美欧向亚洲转移的趋势在全球金融危机后还将延续或加快。世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简称OECD)2012对未来50年主要国家经济增长前景的预测报告指出了世界经济格局变化的长期趋势。中国和印度两国的GDP总量未来50年将增长7倍,很快会超过G7国家,并在2060年超过OECD全部成员国的总和。中国GDP占全球比例将从2011的17%上升到2030和2060年的28%,美国同期则从23%下降到18%和16%。美国、日本和欧元区合计的GDP总量占比会从47%下降到34%和28%。欧洲与法国的顶尖国际经济智库(CEPII﹠Bruegel,2011)预测:中国经济总量将在2040-2050年间可达全球的三分之一,这就是人民币未来的全球动力和货币价值。

   到4月2日,来自全球主要国家的媒体报道称,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言人称,中国人民币距离跻身主要储备货币之列愈来愈近,今年(5月中下月份第一次讨论,然后11月形成决定)可能达成一项协议,将人民币纳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特别提款权(SDR)的一篮子货币,这样人民币就可能成为一篮子五种国际货币之一,是“中国制造”走出去两只脚中、两条腿走向世界的跨时代重大里程碑。

   美国对此事的态度保守,美国财长雅各布·卢本周访问北京后表示,人民币尚未达到纳入SDR一篮子货币的标准。“(人民币)需要进一步开放及改革以达到这项标准,我们乐见完成这些必要改革的进程”。雅各布·卢周二在旧金山一场演说中指出。

   人民币,已经是全球第五大贸易货币。在人民币国际化所需的基础架构方面,中国当局今年已经作出一些重大推进,但依然与五年前IMF审查人民币进入SDR时没有发生根源的变化——自由兑换、自由汇率上分歧依然悖离。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该官员称,七国集团(G7)中欧洲成员国中——德国、英国、法国和意大利等倾向于今年就将人民币纳入该货币篮子。日本象美国一样更多的是持保留态度,认为人民币需要符合原因的条件。目前,IMF货币篮子包括美元、欧元、日元和英镑四种货币,美国是关键的一票,有一票否决权。IMF官员称,IMF理事会将在5月初步讨论中国提出的请求,今年稍后将会对SDR构成进行每五年一次的全面检视,之后会在11月做出五年一度的决定,很有可能就人民币进入SDR的改革作出IMF的建议或安排。

   “德国方面认为基于现在标准,支持将人民币纳入货币篮子”。德国央行执董会成员Joachim Nagel上周在博鳌论坛上说道。他称,即将到来的全面检视将是纳入人民币的良好契机,并补充道:“我们赞赏中国近期在人民币自由化进程上所取得的进展”。“自由化”进程几乎是人民币的一个死结,66年至今,根源没有任何改变。

   中国总理李克强上月会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主席拉加德时表示,中国希望通过加入SDR,积极参与维护全球金融稳定的国际合作,同时促进中国资本市场和金融领域的进一步开放,这可能致中国要做出具体的安排,使人民币达到“自由化”目标。

   

   (凹)、人民币入特别提款权、成第5种国际货币?

   

众所周知,中国在人民币国际化的抱负上已经取得了巨大的进展,但与国际货币规则依然相悖甚远。这种抱负不小,如果取得成功的话,它不仅会降低中国企业的融资成本、货币运行成本等,并会帮助人民币在海外大面积扩张;而且还会对创立一个以中国为核心、与所有国际货币不同的金融秩序起到根源不同支持和颠覆作用,来挑战在二战后创立、由西方主导的布雷顿森林体系。

   将人民币纳入SDR货币篮子会如何推动中国实现其目标?正如卢宾所说那样,将人民币像美元、欧元、日元和英镑一样纳入SDR货币篮子,并不会强制各国央行实际持有人民币作为储备,尽管这会让持有SDR的银行间接持有人民币。然而,重要的是,纳入SDR货币篮子将让人民币绕过储备货币所必须满足的可“自由兑换”标准。正如卢宾所指出的那样,按照IMF的规定,“储备资产必须由可兑换的外国货币计价和结算……”根据此规定,当前持有人民币的央行不能将之报告为外汇储备的一部分。但如果人民币加入SDR货币篮子,它就会按照定义自动成为一种储备货币——卢宾估计,这多半会促使IMF的规则发生巨大调整。

   若果真如此,各国央行将能自由地将人民币作为外汇储备的一部分。这将标志着中国的战略目标取得了突破性的全球性巨大进展。按照卢宾论述:“创造人民币债务实际上是中国推进其人民币国际化目标的唯一途径,而中国持续贸易顺差意味着,它很难通过国际收支中的经常账户来创造人民币净债务。因此,中国需要依赖资本交易来实现其目标,将人民币纳入SDR货币篮子是实现这一点的重要途径……”

   然而,更重要的是,如果人民币加入SDR货币篮子,它意味着全球金融秩序的颠覆性改变。卢宾提到了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在2009年的一场著名演讲,当时周小川表示,SDR应该成为国际货币秩序的重心,作为一种“超主权储备货币”,“超脱于任何一国的经济状况和利益”。真是如此,那么中国将在一个迄今由美元占据压倒性主导地位的体系中分享核心角色,这能通过第一超级多个美国这唯一有否决权的唯一国家吗?更要命的是:人民币这种独树一帜成国际货币了,不是公然树起了打败美元的“死敌”?

   人民币进入SDR货币篮子的机会有多大?按照IMF定律有两个标准:一个是一国占全球出口的份额,另一个是其货币是否“可自由使用”。正如IMF规则定律,人民币大大超过了第一个标准;第二个标准(尽管是IMF自己制定的规则)并不等同于“可自由兑换”。而决定一国货币是否可自由使用的标准之一是,它是否“被广泛交易”。从这一点来说,人民币似乎也越来越符合这样的定律了。据知,IMF明确表示,将人民币纳入SDR货币篮子的决定,不是打钩练习:则是全球基于需要的判断。

   几乎所有中国媒体都一边倒的报道了此消息,中国媒体认为:“如果人民币进入IMF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那就意味着,人民币很有可能和美元一样,成为全球储备货币之一”。但这也有难解之“三个死结”:(一)是人民币不是自由流通货币,在中国以外几乎没有自由流通的任何大环境;(二)是人民币不是自由货币,不能自由进出国际场合,则意味着海外储备和使用都是空对空;(三)是人民币没有自由汇率机制,这是人民币走向市场化的重要第一步。在这三个“国际货币”要件空缺之下,人民币进入一篮子货币、成为第五种“国际货币”将相当艰难,几乎为不可能而为之。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外汇管理局局长易纲在“两会”记者会上易纲还称,IMF评审SDR的时候有两个标准:一是看货币背后的货物贸易和服务贸易的量;二是货币要能够自由地使用。易纲在两会上没有详述IMF对“特别提款权”以及进这“篮子货币”的要求,他是知道人民币的难处、及可能性渺茫,只是说是TMF特别提款权周期性年会期。

   易纲只说,这个标准中国肯定是没有问题的,中国的货物贸易和服务贸易在世界上是数一数二的。至于第二点,易纲说“目前这个标准还有一些地方存在不同的看法”,但总的说来,大家看人民币的交易,人民币在岸和离岸市场的发展,海外人民币的存款、债券和其他的衍生产品的发展,都说明人民币正在朝着一个可自由使用的货币方向发展。一个肯定的结果是:人民币还不是自由货币。

   中国正致力于推进金融改革开放进程,努力提升人民币国际化程度。2009年,人民币就曾争取过进入特别提款权的一篮子货币。但被IMF以“人民币远未被自由使用或兑换”认定为理由拒绝,但至今这一重要要件依然没有从根源改观、或人民币依然不具备这样的国际“自由使用”环境。

   IMF发言人赖斯还表示,更新后的SDR货币篮子将在2016年1月生效。此外,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取得了很多进展,即将启动的评审将对这些进展进行评估。就像我说的,有些事可能在今年年底前会发生。

   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SDR审查的第一步将是5月IMF的非正式会议,之后是秋季的正式审查。如果人民币加入成功,将在2016年1月生效,但必须要得到IMF委员会70%或85%“投票权”的支持。其中,美国的支持至关重要,有一票否决权。

   尽管以美元计价,但SDR的货币篮子是由多种货币构成的,除了美元之外,还有日元、英镑和欧元。数据现实,到2014年年底,全球第一大货币为美元,占全球货币支付市场总额超过61%,欧元为全球第2大货币,占全球市场的33%份额,其次是日元约占4%,英镑约为3%,人民币为近2%,人民币最大的特点是,目前已经为全球第二大贸易融资货币,以及全球第六大交易货币,有许多的国家和地区货币当局也用人民币作为储备货币,但由于不能流通和自由兑换、使用,在全球货币市场所占比率十分有限。

   3月22日,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5年会”上表示:IMF今年将对于SDR(特别提款权)的一篮子货币进行评估,人民币也为加入SDR篮子进行了一些准备,“虽然说国际货币基金并没有明确说加入SDR的货币应该是资本项目可兑换的货币,但是大体来讲逻辑关系也是接近的”。

   此前,在结束不久前2015年全国“两会”上,央行副行长易纲在新闻发布会上也曾表示,毫无疑问,人民币加入SDR有利于扩大SDR的代表性,同时也有利于推动国际货币体系的改革,中国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积极地沟通,希望“人民币在可见的、不远的将来能够成为SDR的篮子货币”。

   同日,在同样“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5年会”论坛上,IMF总裁拉加德表示:从IMF的角度,非常欢迎中国经济和金融市场所取得的进步和成就,在IMF的改革当中,如果人民币符合条件的话(前提是“如果符合条件”),会考虑让它加入特别提款权的“篮子”。人民币已于12月超越加元成为全球第五大国际支付货币。IMF将于今年晚些时候进行五年一度的SDR评估。目前SDR篮子包括美元、欧元、日元和英镑。显然,人民币距这些条件还有很多的距离,除非SDR改变条件,但让IMF改变规则这又有多大可能?人民币根本没有可能一撮而就成为国际货币。真正要成为国际“特别提款权”、“篮子货币”恐怕要分两步要走:

   第1)步是,与台湾币、港币、澳门币实现完全自由流通、自由兑换、自由使用,以取得人民币走出去“游戏规则”的经验,然后在全面推向国际市场;

   第2)步是,与美元、欧元、日元等主要国货币全面使用“自由兑换”,与中国制造同步走向全球。

   这是货币国际化的必经之道,没有它路和捷径、可以创新或绕道而行。

   而今,中国已全面接轨全球化,中国制造已经盛行全球各地的每一个角落,现在与未来就缺人民币这个短腿而无法跟上中国制造的全球步伐,倘若人民币能与中国制造一样同进出世界各国,那么将致中国增加1/3以上的中国国硬实力和软实力之和——用人家的货币交易和支付,“话语权”永远在人家手里和嘴里,自己要说话算数、有话语权就要有自己在国标市场的货币,从现代世界500年间、美元替代300多年的英镑都莫能如是,谁也无法改变这种人类如大自然一样生生不息的游戏规则!

共[1]页

巩胜利的更多文章

没有数据!
姓名:
E-mail:

内容:
输入图中字符: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投稿须知 | 版权申明
地址:成都市科华北路64号棕南俊园86号信箱·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办公室 邮编:610065
联系电话:86-028-85229526 电子邮箱:scuphilosophy@sina.com scuphilosophy@yahoo.com.cn
Copyright © 2005-2008 H.V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网站建设:纵横天下 备案号:蜀ICP备170041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