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学术研究 >> 社会学 >> 美国消费文化的秘密:给小费是陋习吗?
学术研究
点击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标签
哲学 影评 符号学 分析哲学
管理 经济危机 贫富差距
传播 新闻 和谐社会
历史 胡塞尔  人口比例
郎咸平 华民 林毅夫 价值观 
司法公正 国学 正义 人文 
存在主义 现象学 海德格尔
社会学
美国消费文化的秘密:给小费是陋习吗?
来源:网络转摘 作者:陈荣钢 点击:32885次 时间:2015-11-24 20:51:41

  昆丁·塔伦蒂诺的经典电影《落水狗》开门见山地道出了美国餐饮行业小费文化的全部秘密。在开场长达七分半钟的餐厅场景中,粉先生和在场的其他人一样,说着不加掩饰的轻薄言语。到了买单的时候,粉先生却拒绝跟从另外几位一起付给女服务生小费。

   

   粉先生说:“我不主张这个!”另外几位你一言我一语地指责他:“你知道这些姑娘能挣多少吗?少得可怜。”“你不在乎她们依靠你的小费过活吗?”“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这些人忙得不可开交,很辛苦!”“服务生是这个国家没受过大学教育的女性的首选职业。”“你这下流坯!”

   尽管小费只有一美元,但粉先生却极力捍卫自己的立场。他认为,服务生只是尽了自己的本分。社会习惯要求他必须给小费,还装作主动给的样子,这就不对。服务生有最低收入保障,他们饿不死。麦当劳的员工也一样辛苦,为什么没人觉得该给他们小费?凭什么要听所谓社会习俗“别给那些人小费,但要给这些人”?政府又凭什么要对她们的小费征税,是不是小费的存在确认了服务生不过是不时受到政府欺压的群体之一?

   关于小费合理性问题的讨论由来已久,很多意见困囿于表面现象,只关注服务生收入多少的问题,或者只关心自己的观点在多大程度上可以解释或消解作为美国社会因袭传统的小费文化。《落水狗》开篇的这段争论似乎在不经意间暗示了小费文化只是被伪装成一种习俗的事实,其背后是复杂的美国现代社会结构和分配制度的迷思。看看反小费的切入点有哪些,也许是瓦解迷思的可行途径。那么,如果你我都是粉先生,会从哪些层面去思考、反驳小费支持者们的观点呢?

   在美国,餐馆服务生可获得的稳定底薪很少,联邦政府规定的底薪甚至自1996年至今都没有发生过改变,国会对改善这一人群的生活状况似乎并无兴趣。在不少州,服务生的底薪只相当于最低收入保障水平。小费成为几乎所有服务生的主要收入来源。服务生甚至有机会每月得到数倍于自己工资的小费收入。另据不完全统计,美国和加拿大两国政府每年从小费一处获得的税收就高达600亿美元,这也许是政府不愿助推服务生收入结构改革的原因之一。

   但也正因如此,小费促成了服务生收入的不稳定。几乎没有一个职业和美国的服务生拥有相同的收入构成。收入的绝大部分被消费人群掌控,甚至被消费者当天的心情和这天的天气掌控。尤其对于未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大多数服务生来说,不稳定收入对于生活在底层的他们来说意味着不安全感。

   尽管美国联邦法律里有关于服务生小费及其工资的条文,但对制度性地保障餐饮行业从业人员内部收入平等并无实际作用。小费从两个层面实际制造并加剧了餐饮行业内部的不平等。就横向而言,女性服务生通常比男性服务生更容易获得高额小费,尤其面容姣好的女性更容易受到顾客的青睐;就纵向来说,厨工甚至厨师的收入都有可能低于高小费收入的服务生,餐厅留不住优秀的厨师,也间接加深高档和低档餐厅间菜品质量差距。

   年轻貌美的女性在获得较多小费的同时,也需要承担被性骚扰的风险。据《卫报》报道,一项来自餐饮就业中心联盟(Restaurant Opportunities Centers United)的调查数据显示,多达74%的美国女服务生曾受到不同程度的性骚扰。她们中的大多数选择息事宁人,因为顾客才是她们的金主。不难想象小费文化在一定程度上受到女权主义者的抵抗,而另一些激烈的声音会以类似的视角将批评延伸到反种族主义和反阶级偏见。

   美国可能是全世界对小费文化最执着的国家,这种执着和美国的文化土壤不无关系。一些批评美国例外主义(American Exceptionalism)的人借机批评美国的小费文化,认为小费文化是美国例外主义的表现之一。今天,它似乎比独立革命和开疆拓土的精神离我们更近,以至于被视而不见,或者被当作别的不相干、不重要的东西。

   服务生只要为顾客提供更优质的服务,就能与服务不好的同行拉开收入差距,这正是例外主义从社会低收入阶层践行清教徒精神的体现。似乎在这里,阶级的鸿沟消失了,个人梦想和努力工作正像餐厅招聘广告上写得那样,将助你事业腾飞。由于没有办法脱离美国精神的范式,那么小费文化就有理由被接受为理所当然的东西。

   想要解决小费文化和深植与这一传统的诸多弊病,餐饮行业从业者必须发挥其作用,最直截了当的做法便是对这一传统的拒绝。今年10月以来,美国联合广场餐饮集团(Union Square Hospitality Group)牵头行动,从废除小费一事做起,企图长远地改变餐饮行业的格局。该集团旗下共有1800名员工,从规定生效之日起将不再接受小费。集团旗下一家餐厅在试点废除小费的同时,还提高了厨房员工工资,时薪由11.75元涨到15.25元。在老板看来,这样的做法反倒有利于提高餐厅竞争力。尽管餐厅每年将为此多缴一笔税,但优秀的厨师留住了,满足了越来越多只重视菜品质量的年青顾客。

   在美国,尽管小费文化在短时间内仍不可撼动,但越来越多的餐厅开始着手废除了这一制度;也有一些餐厅效法其他国家的做法,将服务费按总消费额比例收取并标注在小票上,或干脆算在菜品里,让每一道菜涨价。这些改革的尝试都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小费带来的从业人员不平等,但也持保守观点的人不愿意买单,认为“动摇了美国人旧有的生活方式”,或认为“对大多数服务生不公平”。但正像圣迭戈一家餐厅的老板所说的那样:“我们相信小费制度的广泛变革迟早要来。我要告诉那些不愿改变的人,如果善于改变也是美国人的生活方式,那我们就先行动起来。”

共[1]页

陈荣钢的更多文章

没有数据!
姓名:
E-mail:

内容:
输入图中字符: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投稿须知 | 版权申明
地址:成都市科华北路64号棕南俊园86号信箱·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办公室 邮编:610065
联系电话:86-028-85229526 电子邮箱:scuphilosophy@sina.com scuphilosophy@yahoo.com.cn
Copyright © 2005-2008 H.V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网站建设:纵横天下 备案号:蜀ICP备170041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