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学术研究 >> 新闻传播学 >> 中国电视回顾与展望
学术研究
点击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标签
哲学 影评 符号学 分析哲学
管理 经济危机 贫富差距
传播 新闻 和谐社会
历史 胡塞尔  人口比例
郎咸平 华民 林毅夫 价值观 
司法公正 国学 正义 人文 
存在主义 现象学 海德格尔
新闻传播学
中国电视回顾与展望
来源:网络转摘 作者:陆地 点击:6261次 时间:2017/3/20 20:49:30
  电视机将不再是电视媒体的“自留地”,而是成为所有视频媒体的播放终端渠道之一。也就是说,电视机终端将逐渐变成一条宽阔的“公共车道”,谁跑得快,跑得赢,就看谁的车好、技术战术得当。

  《中国广播影视》:去年电视业有哪些事给您留下了较为深刻的印象?

  陆地:《舌尖上的中国》和《中国好声音》是2012年中国电视节目制作上的两个亮点。前者是纪录片,有很深厚的文化张力,具有原创的价值,值得鼓励和肯定,希望今年能够更多地涌现出一批具有中国特色、中国气质、中国气派和中国精神的影视原创佳作,而不是出现一些类似“耳尖上”、“指尖上”、“脚尖上”、“心尖上”的模仿之物。

  《中国好声音》是引进国外版权节目模式的一个正面典型,但是,8000万元的版权引进费也足以引起我们的深思。有人统计,今年国内各电视台已经和计划播出的引进海外节目模式的电视节目将超过50档,基本已主宰晚间黄金档(非电视剧时段)。我认为,文化产品应包含产品、创意和思想三个层次,但国内电视节目目前还处于低层次的产品竞争阶段,创意几乎为零产出,而思想甚至为负产出。这与社会发展的大环境密切相关,也与国内电视行业的畸形竞争有关:我们国内电视行业的竞争过多地集中于少数媒体、少数频道、少数时间和少数类型的节目上。过去十几年,国内原创节目止步不前,希望2013年有所突破,中国电视节目和栏目更富有创意和思想,甚至远销海外。

  在体制机制改革方面,去年年初辽宁广播电视台和沈阳广播电视台合并创建的“辽沈模式”和年终江苏广播电视台与南京广播电视台的战略合作模式是广播电视行业“跨行政级别”合作的两个典型案例。这是广播电视管理体制改革的一个重大突破,具体成效有待于进—步观察,希望不是作秀。

  《中国广播影视》:根据您对国内电视行业的观察,谈谈对2013年或未来两三年国内电视发展趋势的展望。

  陆地:我认为可以用三个字概括:分、合、跨。

  “分”即分屏。电影、电视、电脑、Pad、手机这样“巨、大、中、小、微”几个屏正瓜分用户除去睡觉、工作外的8小时休闲时间,视频消费早就不仅限于电视机。

  “合”即广播电视内容共同跑在一个平台上,一屏多媒。用户有需求,技术有实现的可能,这一步最终会跨越。当电视机成为互联网电视的终端,这对于广电业态将产生重大影响,包括电视评价体系、电视节目发行和渠道重要性的此消彼长,等等。

  “跨”即电视产业要发展必须实现“五跨”——跨媒体、跨行业、跨市场、跨所有制、跨行政级别。

  “跨媒体”已基本实现,但要注意,几个概念需理清楚。我将媒体划分为传统媒体、传统新媒体、新媒体和新新媒体。传统媒体不言而喻指的是报纸、广播、电视;传统新媒体如报纸和电视台开办的网站、网络电视台,将内容不加改动或者略加改动放在网络上,充其量只是改进了传输技术的传统媒体;新媒体如搜狐和新浪等,可以与用户展开有限度的互动;新新媒体如Youtube、Facebook、新浪微博等,用户自生产内容,内容制作、传播和消费完全一体化。依据上述,电视行业的“跨媒体”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跨行业”目前多发生在媒体行业内部或者与文化娱乐、旅游休闲等相近行业的整合中,与国外发达国家相比还远远不够。业外有大量的资本,媒体如果不主动融合外界资本,就很有可能被其他行业所融合。

  “跨市场”的探索一直以来并未停止,探索路径不一,结果也不尽相同,去年传出消息说湖南台和青海台的合作协议终止,上海台和宁夏台的合作仍继续。

  “跨行政级别”合作的一个案例就是刚刚提及的“辽沈模式”。有很多事情不是广电自身就可以解决的问题,需要顶层设计、制度改革和思想解放。

  《中国广播影视》:电视媒体在未来的媒体生态中将处于怎样的位置?

  陆地:从数量上讲,国内的电脑使用已经超过传统电视机,手机数量已超过电脑。就终端的重要性而言,数量在某种程度上决定了其质量和市场位置。中国电视用户11亿,但这并不意味着看电视的人就有那么多。一方面是开机率逐年降低,另一个更需要警醒的是,电视观众的老龄化现象严重。但尽管如此,传统的电视媒体也绝不会被新媒体完全取而代之。历史经验告诉我们,没有一种媒体的发展能完全取代另一种媒体。视觉终端的“巨、大、中、小、微”5个屏幕将在不同年龄、不同时间和不同地域用户人群之间进行分割,产生不同的影响力,最终各得其所,达到一种动态均衡。

  对传统的电视人来说,目前最值得重视的是,智能电视的发展和新消费形态的形成对电视媒体以及电视产业的影响和挑战。随着互联网电视的出现,电视机将不再是电视媒体的“自留地”,而是成为所有视频媒体的播放终端渠道之一。也就是说,电视机终端将逐渐变成—条宽阔的“公共车道”,谁跑得快,跑得赢,就看谁的车好、技术战术得当。

  “频道专业化”在新形势下将变得没有意义,成为伪命题。因为互联网(包括接入互联网的有线电视网络)海量的视频存储和灵活的搜索功能将打破传统的固定频道和固定栏目的概念,电视台将演变成视频节目的制作商、供应商和播出平台之一,原有的节目播出平台和渠道的重要性大大降低。在这种情形下,内容的可看性和易得性以及性价比,或者说内容的价值和获取这种价值的成本,就变得异常重要。未来电视产业链将囊括网络服务商、技术或者设备提供商、内容生产商、内容发行商、内容集成商和市场评估以及调查方等各个环节。这已经不是传统电视行业可以独立完成的。

  传统广播电视系统(国有机构为主)需要加快向更广泛的广播电视行业(国有广播电视机构和民营广播电视机构)以及广播电视产业(国有、民营广播电视机构加上其他涉足广电行业的机构)的演变。

  《中国广播影视》:如何保持电视的优势,电视该怎么办?

  陆地:在未来几年里,传统电视媒体的总体收入仍会有一定的增长。我一直认为,和国外市场相比,国内荧屏的确可以说是很热闹。但节目内容的同质化程度也很高,水货很多,竞争很不均衡,主要畸形地集中在娱乐节目和电视剧两个方面。这就像走路,大家都往快车道上涌,导致快车道最后变成慢车道,路越走越窄,这是一种假性的竞争饱和。畸形竞争的结果就是荧屏上充斥着克隆模仿和粗制滥造之作。这种状况其实与我国目前商品市场上假冒伪劣产品盛行虚实相映,一脉同源,即急功近利,道德和文化水准下降所致。从节目类型来讲,新闻、纪录片、社教、体育等类型的节目发展都很不充分。以收视率为导向的评价考核体系导致电视台一窝蜂地去搞综艺娱乐节目和电视剧,这是电视领域的GDP主义。

  综艺、电视剧等虚构类节目大行其道,新闻、纪录片等真实类节目萧条,一方面是社会大环境和实用主义的价值观所指,一方面又放大或者加剧了这种“虚假蹑高位,真实沉下僚”的不正常现象。在这方面,电视媒体是要负一定的导向责任的。电视节目生产的收视率导向产生的另一个副作用是电视媒体对广告收入的过度依赖。大多数节目制作者都希望电视台一次性购买就能回收成本,电视台则想一次性播出就能通过广告收入收回购买成本,缺乏长远的节目生产发展规划和开发衍生产品的意识。归因究里,这一方面是计划经济的运作机制追求市场经济的目标所致,另一方面是缺乏节目精品意识和品牌战略造成的结果。电视媒体要承担起其社会责任。对于广电而言,要重新抢回受众市场,提高能见度、美誉度和影响力。

  《中国广播影视》:您对电视行业从业者有何提醒或冀望?

  陆地:务实精进——务实,即电视媒体要敢于说实话,善于做实事,乐于求实效,反映社会现实和精神的真实;精,即电视媒体要以生产文化精品为己任,精益求精,打造品牌;进,即进步,电视媒体要为促进行业文明和社会进步作出应有的贡献。

共[1]页

陆地的更多文章

没有数据!
姓名:
E-mail:

内容:
输入图中字符: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投稿须知 | 版权申明
地址:成都市科华北路64号棕南俊园86号信箱·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办公室 邮编:610065
联系电话:86-028-85229526 电子邮箱:scuphilosophy@sina.com scuphilosophy@yahoo.com.cn
Copyright © 2005-2008 H.V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网站建设:纵横天下 备案号:蜀ICP备170041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