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学术研究 >> 新闻传播学 >> 《威尼斯商人》的法律解读
学术研究
点击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标签
哲学 影评 符号学 分析哲学
管理 经济危机 贫富差距
传播 新闻 和谐社会
历史 胡塞尔  人口比例
郎咸平 华民 林毅夫 价值观 
司法公正 国学 正义 人文 
存在主义 现象学 海德格尔
新闻传播学
《威尼斯商人》的法律解读
来源:网络转摘 作者:王长华 点击:17970次 时间:2014-06-02 04:14:04
大浪淘沙,真金自见。
时间是最公正的评判师。
经过时间的淘洗,依然放射着璀璨夺目的光芒的作品,无疑就是经典。
经典之成为经典,就在于从任何一个角度解读,都会发现其蕴含的独特意义。
正所谓: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
莎士比亚的《威尼斯商人》,无疑就是一部这样的经典作品。
有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汉姆雷特。
今天,我们想从法律的角度出发,感受一下《威尼斯商人》故事发生的时代与社会环境。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肇始于意大利的文艺复兴运动无疑是欧洲历史上一次划时代的革命。意大利的各城邦尤其是威尼斯,更是文艺复兴的发源地之一。
文艺复兴的核心内容是人文主义思潮的兴起。它以人的需求作为衡量一切的标准,即所有的人都是平等的,在一种共同的习俗和法律下,实现人的价值与尊严,大家公平、自由地生活。
如剧中主要人物安东尼奥就说:“夏洛克先生,我们威尼斯是一个团结友爱的城邦,在这里不管是基督徒还是犹太人都有享有同样的权利,虽然你们是异邦人,但我们一直都在奉行威尼斯神圣而庄严的法令,以此来保障你们同我们一样享有同等的权利,我们可以对上帝起誓,我们从未鄙视过你们,相反,我们一直都把你们视为对威尼斯的繁盛做出了重要贡献的朋友,难道这伟大而仁慈的人文精神不能使你受丝毫感动吗? ”
威尼斯是否真如安东尼奥所说,是“团结友爱的城邦”,一切异邦人都“享有同等的权利”,把一切异邦人都“视为对威尼斯的繁盛做出了重要贡献的朋友”,是一个“伟大而仁慈的人文”之邦呢?如果仅仅从安东尼奥的自我标榜来看,显然还不足以令人信服,最有说服力的,当然是从夏洛克这个“异邦人”口里得到的反证:“我向他要求的这一磅肉,是我出了很大的代价买来的;它是属于我的,我一定要把它拿到手里。您要是拒绝了我,那么你们的法律见鬼吧!威尼斯的法令等于一纸空文。”
法律的公正并不在于它的言词多么美妙,而在于每一个公民对于它的坚信。威尼斯法律的公正,就是建立在包括夏洛克这样的“异邦人”的内心坚信的基础之上。试想,在威尼斯,若没有公正的法律作为保障,像夏洛克这样的“异邦人”,并且是“异教徒”,会受到多大的歧视?他们的财产、甚至生命,会遭到多大的威胁?能否这样说,在威尼斯,法律是公正和神圣的代名词,在某种程度上,法律成了另一种“宗教”!
在威尼斯,评判一切行为的准则,是神圣的法律!如果拿法律的标准一衡量,一切过于情绪化的言行不仅有违法律公正无私的精神,而且显得有些可笑!
如狱官(甲)愤愤不平地痛骂夏洛克:“这是人世间一头最顽固的狗!”(握拳道) 
若是在古代或者当代中国,狱官(甲)的态度显然代表了一种民意,在这种汹涌的“民意”的作用下,就连号称坚硬的法律的尺子,一定程度上也会松软和变形!古往今来,在中国的司法者的判词中,不是经常会看到“民愤极大”这样的字样吗?
而寄希望于“人治”,幻想人世间确实有公正无私的“圣人”存在,这在东西方,似乎有着一种共同性!
如狱官(乙)曾说:“安东尼奥先生!我想公爵一定不会允许他执行这一处罚的。”(即夏洛克割取安东尼奥的一磅肉)
无论在古代中国,还是在现代中国,言大于法,权大于法的事例都屡见不鲜。一个握有实权的“公爵”的一纸批条,就可以决定案件的走向。罪也非罪?罪轻罪重?罚轻罚重?大大小小的“公爵”都可以说了算!说透彻一点,这是一个“人治”和“法治”的问题。
且看威尼斯是如何处理“人治”和“法治”的关系的:
安东尼奥说:“不,公爵不能变更法律的规定,因为威尼斯的繁荣,完全依赖着各国人民的来往通商,要是剥夺了异邦人应享有的权利,一定会使人对威尼斯的法治精神发生重大的怀疑。”
由此,我们对16世纪的威尼斯,油然而生出一股敬意。
契约必须遵守
“公爵不能变更法律的规定”,这在威尼斯,似乎天经地义,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是按照中国读者的通常理解,“公爵”在威尼斯,起码是个“父母官”,他只有“牧民”的权力,而没有遵守法律的义务。在他的眼里,所有的子民应该都是他所“牧”的“群羊”,他手执牧鞭,随时都可以将责罚指向某一只“羊”。
我们毋宁将“公爵”视为一种政治的象征物。这说明,在威尼斯,政治是服从法律的。无论作为政治象征物,还是个人,公爵都没有超出法律之外的特权——这是一种政治诚信。因为,无论在东方,还是在西方,政治人物随意践踏法律的事件都屡见不鲜。那么,这种政治诚信是建立在什么基础之上的呢?公爵难道天生就是一个遵纪守法的“道德完人”吗?否!公爵的政治诚信——守法是建立在威尼斯民间对于契约的信守之上,这是一个无比坚实的基础!当一个社会“礼崩乐坏”,需要强调“诚信”、呼唤“诚信”之时,需要问责的,何止是一个个“公爵”!更重要的,是要分析一下这块缺乏“诚信”的土壤的构成,然后考虑如何进行“土壤改良”!
在威尼斯,一切契约都必须遵守,无论它是多么荒唐!就连夏洛克从安东尼奥身上割下一磅肉,作为对违约的惩罚这样荒诞不经的约定都必须不折不扣地执行!这就说明,在一个“契约至上”或者“法律之上”的社会,无论是何等身份的人,都可以享有看得到的平等!所谓的“理想国”,也不过如此!对照一下将法律和平等写在纸上,而普通民众却时时在遭受权势者的欺凌,幻想通过一级级上访,从一个个道貌岸然的“公爵”那里,讨一个公平的国度,16世纪的威尼斯,不正是2000多年前,中国人的祖先所梦寐以求的“乐土”吗?
按照中国人的逻辑,安东尼奥完全可以上下其手,买通“公爵”,让法律的天平向他倾斜,但是,安东尼奥却是这样想的:既然没有合法的手段可以使我脱离他的怨毒的掌握,我只有用默忍迎受他的愤怒,安心等待着他的残暴的处置。
按照中国的常理,一个外地人想要在本地打赢官司,除非已经“打点”好了各级“关节”,否则,那比登天还难!但是,夏洛克却是这样认为的:要是殿下不准许我的请求,那就是蔑视宪章,我要到京城里去上告,要求撤销贵邦的特权。
看啊!这是对威尼斯法律何等的确信!
在威尼斯,法律可以“变通”吗?
在法庭上,巴萨尼奥如此恳求:“请堂上运用权力,把法律稍为变通一下,犯一次小小的错误,干一件大大的功德,别让这个残忍的恶魔逞他杀人的兽欲。”
但律师(由鲍西娅假扮)却坚决地否定了他的请求:“那可不行,在威尼斯谁也没有权力变更既成的法律;要是开了这一个恶例,以后谁都可以借口有例可援,什么坏事情都可以干了。这是不行的。”
无论原告、被告,还是律师,或是公爵,他们都坚信法律的刚正,而且不可变通!任何人都没有超出法律之外的特权!
当然,威尼斯的法律也不是无懈可击,它鲜明地打上了那个时代的烙印,或多或少地体现了对“异邦人”的身份歧视。例如:威尼斯的法律规定:凡是一个异邦人企图用直接或间接手段,谋害任何公民,查明确有实据者,他的财产的半数应当归受害的一方所有,其余的半数没入公库,犯罪者的生命悉听公爵处置,他人不得过问。
对夏洛克形象的再认识
从《威尼斯商人》诞生至今,就有评论者认为,该剧最大的艺术贡献,在于塑造了一个不朽的艺术形象:吝啬鬼夏洛克。
甚至,有人还将夏洛克与莫里哀喜剧《悭吝人》中的阿巴贡,巴尔扎克小说《欧也妮·葛朗台》中的葛朗台,以及果戈理小说《死魂灵》中的泼留希金合称为欧洲文学中不朽的四大吝啬鬼形象。
道德评判仅仅是文学批评的标准之一。而且,即使纯粹从道德的角度出发,夏洛克也并不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坏蛋,他也有值得人们同情的一面。
19世纪英国著名批评家哈兹列特曾指出,夏洛克的“报复的欲望几乎和屈辱的感觉难于分开,因此我们不由得对于‘藏在犹太人宽大长袍’下的高傲的精神表示同情。夏洛克的这种精神由于一再受到罪不应得的激怒而变成疯狂状态,于是设法采取拼命的、合法的报复行为,以便洗刷那种堆积在他和犹太民族身上的辱骂和迫害所造成的恶名声,直到他用以实现目的所采取的手段非常残酷,而且态度非常顽固的时候,我们方才失去同情而对他有反感。”
这是一个十分中肯而公允的评价。
综观全剧,夏洛克对安东尼奥的仇视并不是没有缘由的,主要原因在于三个方面:安东尼奥坏了行业规矩;夏洛克遭受到种族歧视和宗教歧视。
例如夏洛克的独白:“我恨他因为他是个基督徒,可是尤其因为他是个傻子,借钱给人不取利钱,把咱们在威尼斯城里干放债这一行的利息都压低了。要是我有一天抓住他的把柄,一定要痛痛快快地向他报复我的深仇宿怨。他憎恶我们神圣的民族,甚至在商人会集的地方当众辱骂我,辱骂我的交易,辱骂我辛辛苦苦赚下来的钱,说那些都是盘剥得来的腌臜钱。要是我饶过了他,让我们的民族永远没有翻身的日子。
安东尼奥先生,好多次您在交易所里骂我,说我盘剥取利,我总是忍气吞声,耸耸肩膀,没有跟您争辩,因为忍受迫害本来是我们民族的特色。您骂我异教徒,杀人的狗,把唾沫吐在我的犹太长袍上,只因为我用我自己的钱博取几个利息。”
在夏洛克身上清晰地反映出整个犹太民族的性格特点:孤傲,排他,机警,理性又充满智慧。
夏洛克,或者说犹太人长于商业,他们聚集某些社会一半以上的财富。夏洛克也是如此。对基督徒的侮辱,他可以针锋相对,可以一针见血地指出当时基督徒们的生活弊端,可以把他们对他的指责原封不动地奉回,他在法庭上的边界当真可以用“机警”来形容。那些基督徒反倒显得无能起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夏洛克被作为一个反面人物,一直是贪婪、奸诈的象征,然而安东尼奥等人无休止的种族歧视难道就是正面做派吗?《威尼斯商人》其实反映的是欧洲许多国家中,不同宗教、不同身份的两累人的矛盾象征,无论莎士比亚本意是否如此。而在这冲突矛盾中,我们却更加看清了这个没有国家的民族的缩影。夏洛克就是这个被迫害的民族的化身。
犹太教和基督教的冲突是一场绵延至今的战争。宗教与信仰之间的互相敌对又造就了多少个夏洛克!民族没有优劣之分,没有高下之别,区分人类的等次,就像区分猩猩和猴子谁更出色。动物没有歧视的能力,但人类有,不知这是悲哀还是幸运。
夏洛克,一直以来被人们认为是十恶不赦的吝啬鬼,但这看法似乎不够全面。夏洛克只是在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比起那些所谓的基督徒的行径,他更值得人们同情。
在强势面前,毫不退缩。夏洛克可谓是孤军奋战。但他的话语中听不出一丝畏惧,反而使句句直逼敌人。“我的回答本来不是为了讨你的喜欢”、“哪一个人会恨他所不愿意杀死的东西”、“什么!你愿意给毒蛇咬两次吗?”不论这是他先前被羞辱的爆发,还是其他什么原因,我们都能看出他所表现出来的勇气。这在一个向来深受压迫的人的身上是十分可贵的。
敏锐的洞察力。夏洛克曾直接地指出那些基督徒买卖奴隶的丑恶行径。让那公爵不禁语塞,而转换话题说要去请一位有学问的博士,可见此话的力度。
尊严。他并不是一个没有自尊的下等人,面对财产被剥夺,他并没有屈膝求饶,而是让他们一同夺了他的性命。他并不需要他们的宽恕,因为他坚持自己的路。
到如今,我们真的该为夏洛克正名。
安东尼奥与夏洛克的作对,安东尼奥侮辱了夏洛克的民族——犹太族,污辱了夏洛克所信仰的宗教。安东尼奥甚至说夏洛克是一条狗。言行的攻击,就因为夏洛克信仰的不是基督教,就因为夏洛克是个犹太人。
不难理解,夏洛克对安东尼奥的怨恨来源于安东尼奥对他民族的侮辱。他对安东尼奥的报复,其实是一种抗议,为了整个犹太族抱不平而对宗教约束的抗议。
倘若安东尼奥真的宽大为怀,为什么他的眼里就容不下异教徒的存在?为什么最后他还要逼着夏洛克皈依基督教?为什么他要一而再地羞辱夏洛克?难道这就是安东尼奥大度的体现?
夏洛克维护自己的民族尊严,有错么?犹太人,为什么就要受到歧视和压迫?

共[1]页

王长华的更多文章

没有数据!
姓名:
E-mail:

内容:
输入图中字符: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投稿须知 | 版权申明
地址:成都市科华北路64号棕南俊园86号信箱·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办公室 邮编:610065
联系电话:86-028-85229526 电子邮箱:scuphilosophy@sina.com scuphilosophy@yahoo.com.cn
Copyright © 2005-2008 H.V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网站建设:纵横天下 备案号:蜀ICP备170041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