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学术研究 >> 政治学 >> 十九大时的中国与西方:迥然不同的精神风貌
学术研究
点击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标签
哲学 影评 符号学 分析哲学
管理 经济危机 贫富差距
传播 新闻 和谐社会
历史 胡塞尔  人口比例
郎咸平 华民 林毅夫 价值观 
司法公正 国学 正义 人文 
存在主义 现象学 海德格尔
政治学
十九大时的中国与西方:迥然不同的精神风貌
来源:网络转摘 作者:梅新育 点击:53次 时间:2017-10-24 20:12:33

  1842年,英国舰队用罪恶的鸦片和大炮轰开了清政府闭关锁国的大门;175年风水轮转,就在同一周的前后两天,中英两国高层先后提出了截然相反的主张:10月17日,英国商务、能源与产业战略大臣格雷格·克拉克(Greg Clark)提议将在英外资企业并购审查门槛降低到原来的1/70;18日,中共十九大开幕,以这个泱泱大国执政党领袖的身份,习近平总书记向全党和全国人民提出了进一步大幅度扩大对外开放、实行高水平投资自由化便利化的目标。

   考虑到英国是自由放任经济哲学和自由贸易理论的故乡;考虑到英国上百年来堪称欧洲最自由开放的主要经济大国;考虑到德国已经颁布实施了限制外资并购的新法规,而且得到欧元区、欧盟另外两大支柱国家法国和意大利力挺,新的保护主义政策有望推广到整个欧盟;考虑到美国对外经济政策的现状;……没有什么比这更能显示当前中国与西方精神风貌的迥然不同了:前者满怀自信进一步大幅度向外商外资扩大开放门户,后者对自己经济社会发展所必需的外资外商收紧政策,却放任人员构成复杂、动机可疑、对东道国经济社会没有贡献的难民潮水般涌入。

   让我们看看亚当·斯密和李嘉图故乡的商务大臣提出了什么样的主张吧!按照英国现行法律,只有在英国营业额超过7000万英镑(约合6.1亿元人民币或9200万美元)[1]、或市场份额达到25%以上的公司并购,才需要政府审查。而格雷格·克拉克建议将上述政府审查门槛降低到在英国营业额100万英镑(约合873万元人民币或130万美元),而且取消了市场份额达到25%的要求。

   对比中国对外资企业经营者集中(并购)的审查门槛,我们可以更加清楚地认识到,英国商业环境如今究竟还剩多少优势,英国商务大臣上述主张倘若付诸实施,英国外资并购市场准入条件与中国相比又将进一步恶化到什么地步。

   本来,英国现行法规规定的外资企业并购审查门槛就低于中国。中国《反垄断法》第二十一条“经营者集中申报”规定,“经营者集中达到国务院规定的申报标准的,经营者应当事先向国务院反垄断执法机构申报,未申报的不得实施集中。”而2008年8月3日公布的经营者集中申报标准是满足以下两项之一:“参与集中的所有经营者上一会计年度全球营业额合计超过100亿元,且其中至少两个经营者上一年度在中国境内营业额均超过4亿元”;“参与集中的所有经营者上一会计年度在中国境内的营业额合计超过20亿元人民币,并且其中至少两个经营者上一会计年度在中国境内的营业额超过4亿元人民币。”倘若按照格雷格·克拉克的主张实施,那就意味着即使是小型工业企业的并购在英国也要经过政府审批了。因为克拉克主张的政府审查门槛是在英国年营业额873万元人民币,而按照中国国家统计局2011年制定的大中小微型企业划分标准,工业小型企业的标准是年营业收入300万—2000万元。

   主管部门大臣居然能够提出这样的政策,这还是昔日那个自由贸易政策理论的故乡吗?须知今日之英国已经不是当年那个纵横七海、领行世界的日不落帝国,去年GDP体量(26499亿美元)世界排名已经落到第五位,不足中国(113916亿美元)1/4,[2]英国企业比工业革命以来任何其它和平年代都更需要拓宽外部资金来源,更需要打开海外销售市场,而招徕客户参股,实现利益捆绑,激发客户为其推广的内在动力,正是商界常用有效策略,而且面临脱欧的英国在国际市场上最大吸引力本来是其商业环境在欧洲主要国家中最为开放;这样的政策壁垒,对于英国企业、英国商业环境而言,究竟意味着什么呢?

   反观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的宣告:“开放带来进步,封闭必然落后。中国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实行高水平的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政策,全面实行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制度,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扩大服务业对外开放,保护外商投资合法权益。凡是在我国境内注册的企业,都要一视同仁、平等对待。……赋予自由贸易试验区更大改革自主权,探索建设自由贸易港。创新对外投资方式,促进国际产能合作,形成面向全球的贸易、投融资、生产、服务网络,加快培育国际经济合作和竞争新优势。”

   万商云集才是兴旺气象,在建设开放经济方面,我们会坚持扩大开放并作出更大努力。我们不追求自由贸易旗手的名号,也不作出超越自己国力限度的承诺,但这不代表我们客观上不会发挥当今世界自由贸易旗手的职能。这不仅仅是对中国经济和中国人民负责,也是对全球经济负责。

   再看看大会报告强调要建立“市场机制有效、微观主体有活力、宏观调控有度的经济体制”,而且围绕“微观主体有活力”提出一系列具体主张,与近年来中国政府的改革举措一脉相承且更进一步:

   “全面实施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清理废除妨碍统一市场和公平竞争的各种规定和做法,……”

   “深化商事制度改革,打破行政性垄断,防止市场垄断,加快要素价格市场化改革,放宽服务业准入限制,完善市场监管体制。……”

   与普遍陷入“否决政治(vetocracy)”泥潭、政界穷于应付政治争论空耗时日的美欧日等西方国家不同,中国本来就保持了优于全世界其它几乎所有大国的宏观经济与政治稳定性,又通过近年来全面从严治党而进一步增强了凝聚力和执行能力;在此基础上,可以相信,上述宣示将如同此前的政策宣示一样陆续得到落实,中国经济在扩大市场准入、放松管制方面还将持续迈出更大步伐,中外投资者可以预期更好更宽松的商业环境。

   筑巢引凤,对比了迥然不同的精神风貌,对比了迥然不同的政策取向,……对比了这一切,有雄心的投资者、有才干的科技人才干吗不来中国闯闯呢?

共[1]页

梅新育的更多文章

没有数据!
姓名:
E-mail:

内容:
输入图中字符: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投稿须知 | 版权申明
地址:成都市科华北路64号棕南俊园86号信箱·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办公室 邮编:610065
联系电话:86-028-85229526 电子邮箱:scuphilosophy@sina.com scuphilosophy@yahoo.com.cn
Copyright © 2005-2008 H.V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网站建设:纵横天下 备案号:蜀ICP备170041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