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学术研究 >> 政治学 >> 无理上访的道理
学术研究
点击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标签
哲学 影评 符号学 分析哲学
管理 经济危机 贫富差距
传播 新闻 和谐社会
历史 胡塞尔  人口比例
郎咸平 华民 林毅夫 价值观 
司法公正 国学 正义 人文 
存在主义 现象学 海德格尔
政治学
无理上访的道理
来源:网络转摘 作者:贺雪峰 点击:35次 时间:2017-09-11 00:30:44

  信访制度在当前社会矛盾复杂多样、仅靠法院难以完全解决的情况下,可以给弱势群体以权利救济,可以缓解社会矛盾。正是因为信访制度能解决可以解决的问题,却不能解决无法解决的问题,从而形成了信访制度运转中的一种均衡。理解这种均衡是理解信访制度运作的关键。

   

“满纸荒唐言”


   到农村调研,不经意发现一个十分有趣的现象,就是几乎每个乡镇都有几个老上访户,每天或每周都来上访,其上访的理由几乎不成立,诉求根本就不可能解决,或者就没有什么明确的诉求。而且他们每次来上访,声音都很大,脾气都很大,根本就不讲理。乡镇相关部门对这些老上访户当然也十分熟悉,十分了解他们上访的规律,一般会安排人要么洗耳恭听,要么好言相劝。这个接访的干部必须极有耐心,语言小心,态度诚恳。上访户即使来时怒气冲冲,不达目的誓不罢休,最多也只是石头砸在棉花上,有力使不上,也就无可奈何。

   这些上访者大致有以下六种类型。

   一是对社会不满,有怨气,很生气,来上访主要是为了发泄。知道问题解决不了,骂上一通可以解气。这样的上访者,可能隔一段时间来骂上一顿,之后也就没有什么事情了,这是最好应对的。

   二是有困难要求助,但乡镇相关部门根本就不可能满足救助要求。经常来,天天来,希望碰碰运气,也给乡镇一些压力,以解决自己的困难。

   三是因为历史遗留问题不解决而坚持上访,时间久了,忘记为什么上访,每周一次到乡镇相关部门上访成了习惯。

   四是强迫症式的偏执性上访。上访既是反映情况,要求解决问题,又是表达抗议。

   五是通过上访获得利益。尤其是一些身体、智力有残疾者,每每通过上访获得好处。

   六是通过上访来寻求安慰。

   所有这些上访者,其诉求要么不明确,要么无法解决,要么解决了又会提起新的诉求。总之,这些上访者反复出现,周期性出现,其中个别人每次上访都在乡镇政府大吵大闹,严重影响乡镇政府正常的办公秩序。但总体来讲,这些提出诉求或表达抗议的上访以及偏执性上访,并不违法,这样的上访无法解决,也只能持续下去。而反复出现的无法解决的上访,就属于无理上访。

   刚听到这些无理上访的故事时,我感到很难理解。一个无理上访的人,每周甚至每天都来乡镇政府上访,政府干部每次都必须耐心听取诉求,好言相劝,耐心相待,甚至还要倒茶管饭,安排送上访人回家,等等。这些上访者明显没有正当理由,却每周或每天来乡镇政府上访,乡镇政府又必须安排专人接待对话,徒耗行政资源。我就想,若这样的上访者不是三两个,而是二三十个,乡镇政府所有行政人员都来接访恐怕都不够。若有二三百个缠访人,乡镇政府就一定无法运转下去了。

   奇怪的是,虽然我调研的每个乡镇几乎都有这样无理的缠访人,却也就只有几个人,而不会很多。几乎没有一个乡镇政府会有十几个常年缠访的上访人。

   如果只有几个缠访人每周甚至每天都来乡镇政府上访,这就好办。办法是,乡镇政府安排一个耐心细致的接访员,每天专门接待这些定期来的上访者,耐心接待,不能解决问题,也不激化矛盾。不是不解决问题,而是根本不可能解决。关键是不要激化矛盾,防止这些上访变成恶性事件。对于可以解决的上访,乡镇政府是一定要想方设法解决的,绝大多数上访都已经解决了,少数无法解决的上访就维持在那里,不激化就可以了。

   

以不变应万变


   浙江宁海县纪委研究室葛主任转述一位老干部讲工作方法时的比喻:“农村有些事情就像牛尾巴,越摸越翘。”有些事情不要急于解决,要拖,拖一段时间,脓疱破了,解决起来就很容易。在上海郊区农村调研,一位镇纪委书记说,对待上访,要“上一上,放一放”,不能立即无条件地回应,也不可能所有上访都解决,因为有些上访是解决不了的。

   具体到无理上访,中国的政府是人民政府,不是衙门,不可能不让群众上访反映情况,表达诉求,甚至进行抗议。问题是,群众所反映的情况、表达的诉求以及提出的抗议也可能是无理的,没有办法解决的,难以沟通的。

   因为来上访的人可能就是有偏执人格障碍的人,乡镇政府不可能将这些人送到精神病院去,因此,就安排专人来接待这些人,耐心听取上访意见,细致做好工作。能帮助解决的问题一定帮助解决,不能解决的问题也尽可能说明情况,甚至出面协调。这样,通过专人接访就可以将少数无理的缠访者挡在这里,不激化矛盾,以拖应变,时间长了,一些缠访人会自动退出上访。

   其中一些人退出是因为想通了,还有一些是因为形势已经发生变化,过去的诉求已经没有意义了,还有一些人就是年龄太大来不了,或去世了。

   结果就是,无理者也是有机会上访的,因为区分上访是有理还是无理需要一定的时间和成本。对于无理上访,原则上是不可以满足其诉求的,这些无理上访如果变成了缠访,乡镇政府的办法就是拿出好态度,解决不了问题,至少可以用好的态度将事态维持在原状,不让矛盾激化,到最后上访者甚至与接访人都成了好朋友。以拖应变,以不变应万变。最终,在上访者与接访人之间、在上访诉求与信访制度之间形成了制衡。


信访界的“天平”

   

   上访能解决可以解决的问题,上访不能解决无法解决的问题。对于这些无法解决的问题,乡镇政府乃至上级政府也不能拒绝接访。不能因为是无理上访就拒绝接访,不能像法院那样不予立案。所有上访都要接待。

   但接待并非就一定要解决,有些无理上访是没有办法解决的,但可以听上访人的讲述,听他们的诉求,可以走程序,可以在不同层级政府和不同的部门之间来回往复。最终上访的解决不是因为问题被解决了(因为根本就解决不了),而是因为各种原因使问题被取消了,因为这些上访本身就是无解的。

   上访无解并非是上访制度没有用处的证据,相反,这些无解的上访在持续不断地循环,只要不激化,就可以拖到自动退出或被动退出。若这些上访诉求本身是有理的,是可以解决的,各级政府面对这样的长期上访,也一定极为头痛,也就会想各种办法来尽可能解决,甚至有时候不惜违反原则地让步来解决上访者提出的无理要求。但是要有一个前提,就是这个让步不会激发上访者提出更加不合理的诉求,不会刺激更多无理上访的产生。

   正是老上访户的缠访,给想走上访路的谋利者以极大教训,一个正常的人就不太可能指望通过缠访来获得自己不该得到的利益。

   这样说来,上访制度不是无所不能,也不是一无所能,而是一种有效的制度安排。但若指望依靠上访制度来解决所有问题,期待就过高了。以为信访制度一无所能,从而要求取消信访制度,则又走到另一个极端上了。

   (本文节选自贺雪峰新著《最后一公里村庄》。)

共[1]页

贺雪峰的更多文章

没有数据!
姓名:
E-mail:

内容:
输入图中字符: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投稿须知 | 版权申明
地址:成都市科华北路64号棕南俊园86号信箱·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办公室 邮编:610065
联系电话:86-028-85229526 电子邮箱:scuphilosophy@sina.com scuphilosophy@yahoo.com.cn
Copyright © 2005-2008 H.V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网站建设:纵横天下 备案号:蜀ICP备170041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