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学术研究 >> 经济学 >> 渐进改革的逻辑与局限
学术研究
点击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标签
哲学 影评 符号学 分析哲学
管理 经济危机 贫富差距
传播 新闻 和谐社会
历史 胡塞尔  人口比例
郎咸平 华民 林毅夫 价值观 
司法公正 国学 正义 人文 
存在主义 现象学 海德格尔
经济学
渐进改革的逻辑与局限
来源:网络转摘 作者:周为民 点击:45次 时间:2017-04-01 17:40:28

  重读耀邦同志发展商品的文章,联系到中国改革的历程,确实有很多感慨——我们中国为什么要改革?改革是怎么发生的?怎么推进的?

   耀邦鼓励商品经济的这篇文章和他整个思想风格是一贯的,非常鲜明,表现出思想的开放和远见。这样的开放,这样的远见的确都是基于常识——这个常识当中包含的最深刻的,是耀邦始终对人民的正心诚意,包括对中国发展方向有一贯的清晰的方向感,而且是按照现代文明的趋势来认识问题。只要真是为人民着想,那一定有清晰的方向感;只有按现代文明的方向和趋势来走,才符合民众的利益。

   耀邦鲜明的提出商品经济,在当时那样的条件下,也很深刻的说明了所谓商品经济、所谓市场经济,实际上就是老百姓(43.460, -0.33, -0.75%)的自主经济,老百姓自主创造财富、自主获得财富的经济。

   在那样一种情况下,为什么耀邦能够摆脱那些狭隘落后的意识形态的束缚,能够有这样清晰的方向感提出保护和发展商品经济,就是因为他有这样一种思想,有这样一种基于常识的对于文明发展方向的深刻理解。“边缘革命”是科斯提出的一个概念。所谓“边缘革命”,就是我们通常讲的中国渐进改革的逻辑。什么叫渐进改革?不是慢慢来,也不是先改容易的再改难的;渐进改革的实质,就是在旧体制鞭长莫及的、笼罩不住的、控制薄弱的地方,先发展新经济关系的因素,然后一步一步由新体制、新经济关系的生长发育,逐步改变旧体制的生态,到一定的条件下再对旧体制的基础和核心部分进行变革。在这种情况下,当对旧体制的核心和基础进行变革的时候,初步生长发育起来的新体制已经有了能够吸收、消化这种在核心部分、基础部分进行变革可能发生的一些成本、代价。这就是渐进改革,也就是所谓“边缘革命”的逻辑。

   为什么中国能够进行这样的“边缘革命”或者渐进改革?为什么农民冒死分田,然后特区、开发区……这些“边缘”发展起来?这有一个条件:就是幸亏中国的计划经济没有能够真正达到把整个社会全都笼罩住、全都包揽下的程度。所以,农村保留着一种自发的市场经济,也就是过去要打击、批判地所谓自发式的资本主义——国家没有把农民包下来,农民还得自己找饭吃。这是中国能够渐进改革的最基础的条件——所以中国的改革从这儿开始。

   我们看中国改革最初都是边缘人、都是在边缘地带发生的。所谓边缘人,就是体制外的穷人,没饭吃要找饭吃,还有城市体制外的边缘人,包括有不良记录的、劳改释放的,没有活路怎么办?还有大量知识青年回乡。这时候放开、改革,有这样一个条件。

   与此相对照的是,苏联为什么不能推动渐进改革,通过“边缘革命”来改革?就是因为苏联的计划经济比中国彻底的多,而且时间比中国长的多。计划经济70年,几代人过去了,整个人的生活方式、行为方式,心理、性格等都变化了,他没有这个改革条件。苏联改革也不是不知道从经济领域开始,因为这是最现实、最紧迫的事情。但是在苏联的集体农庄当中,没有人愿意当个体农户!苏联解体以后两年,我写过一篇文章,认为“休克疗法”是苏联改革的基本方法,它只能搞“休克疗法”、只能是中心突破。

   边缘革命的好处、优点,不用多说,今天我们要特别注意研究“边缘革命”本身的局限——其中一点就是,在边缘革命或者渐进改革中,本来的逻辑是通过边缘改变中心的生态,一步一步导致中心的变革,就是到一定阶段进入攻坚。所谓攻坚,就是改革攻旧体制的基础和核心,这本来是渐进改革应当遵循的逻辑。但是现实当中,由于改革是渐进的,是在边缘地带进行的,而取得成效以后,的确让国家、社会渡过了当时的困难和危机,而且带来了社会财富的涌流,创造了大量的社会财富。在这种情况下,就有一个问题:还没有被实质性突破和触动的旧体制的基础、核心部分,一方面能够获取新体制的部分——边缘地带创造的财富,同时旧体制的控制方式和那些控制力量,又能够迅速进入刚刚初步生长起来的新体制和新市场关系,于是导致凭借特权、依照垄断来控制市场、来支配资源的一种状态。这样一来,旧体制就因为吸收了新体制创造的财富,而进一步强化了它的控制能力,同时这种状况会真正带来与改革方向相悖的利益集团。

   其实,对于改革过程中形成利益集团,要具体分析,也不是一概反对。但是在渐进改革这个逻辑下形成的利益集团,是和文明进步的方向向悖的,是通过权势获取财富——包括民间经济创造的财富。包括对民营经济各种各样的挤压,都是这种性质。这样强化了的利益集团,导致改革不进反退,以至于出现我们现在看到的这种很严峻的局面——本来是作为改革对象的那些因素,反过来被重新肯定为中国独有的体制优势。这是最突出的问题。

   前一段时间讲“中国模式”等很热闹,其中很重要的,“中国模式”优势是什么?本来改革过程中要改的、要攻坚的那个“坚”,现在反过来被肯定、被要求要坚持,这才是严重的问题。而这个问题和所谓“边缘革命”是联系在一起的。

   今天对我们来说,真正重要的是认真总结改革的历史经验,理解渐进改革或者“边缘革命”的意义,同时弄清它可能的局限。我们现在要做的,还是在基础和核心的部分实行变革,如果再不实行变革,“边缘革命”的所有成果都将丧失。

共[1]页

周为民的更多文章

没有数据!
姓名:
E-mail:

内容:
输入图中字符: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投稿须知 | 版权申明
地址:成都市科华北路64号棕南俊园86号信箱·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办公室 邮编:610065
联系电话:86-028-85229526 电子邮箱:scuphilosophy@sina.com scuphilosophy@yahoo.com.cn
Copyright © 2005-2008 H.V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网站建设:纵横天下 备案号:蜀ICP备170041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