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学术研究 >> 经济学 >> 商界不宜仿官场
学术研究
点击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标签
哲学 影评 符号学 分析哲学
管理 经济危机 贫富差距
传播 新闻 和谐社会
历史 胡塞尔  人口比例
郎咸平 华民 林毅夫 价值观 
司法公正 国学 正义 人文 
存在主义 现象学 海德格尔
经济学
商界不宜仿官场
来源:网络转摘 作者:周其仁 点击:18327次 时间:2016/1/4 21:03:24

 【编者按】12月31日,“2016正和岛新年论坛暨新年家宴”在厦门举行。著名经济学家周其仁在会上发表了题为“商界不宜仿官场”的演讲。他认为,商学习官有很大好处,但模仿官场文化会有一些代价。企业没有强制力的机构组织、社会分工的部门,“如果完全去仿,不自觉的就被那种思想方法框住了,就麻烦了。”

   周其仁:

   谢谢各位!

   我这个人讲不了过年话,想来想去,选了这么个题目“商界不宜仿官场”,希望不要扫了各位的兴,过坎怎么过,涉及到很多方面,其中一个方面是我们的观念、思维,不是跟直接怎么投资,怎么对付危机,跟策略有关,是我们的心态,是一个企业的文化氛围。

   为什么选了这么个题目?主要来自我的一些观察,因为我的工作关系,我经常跟官场打一些交道,也跟商界打一些交道,我教过的学生一部分去了政府部门工作,一部分在企业工作,当然还有一部分留在学界。我的观察不够严谨,有这么个印象,就是商场很喜欢模仿官场。

   正和岛还是不错的,他叫岛邻机构,这个词起得挺好的,官场里没有这个词。但是企业界动不动开峰会,什么叫峰会?这些都是从官场移植过来的。这个当然不是什么太大的事。它只不过间接的跟我们怎么渡过难关,怎么把中国企业做成世界一流水平,可能有一些关系。所以我就利用这个机会简单讲讲几点思考。

   官、商究竟有什么不同?

   全世界所有文明,每个国家既有官又有商,缺一不可,一个都不能少。但是这两者关系不同国家差别非常大。首先有一个问题,人类社会为什么要有官,要有商?或者说官和商到底有什么不同?这个问题讲下去,其实蛮深的。今年去世的诺贝尔奖得主道格拉斯·诺斯,西雅图华盛顿大学的教授。他最后得奖的理论很大程度就是一个国家理论,就是说经济学到底怎么看市场里头的国家。

   官或者说国家,或者说政府,非常重要一个特征,就是有社会授予他一个强制权,或者更严谨讲合法的强制权。所谓权力,什么叫权力?就是有强制性。强制性用经济学看,它可以给很多成员、机构、组织增加成本。通过这一招来维持国家的主权、社会的安宁和市场的秩序。

   交税、发布命令、管制一些事情、禁止一些事情。你要违背这个禁止,后边会有一连串东西跟着来,会有处罚、罚款,可以动用国家机器限制自由,甚至剥夺生命。这是所谓我们中国人讲的“官”,这就是这套体系的一个主要特征。

   经验告诉我们,任何一个文明要没有这个东西,恐怕不行。

   那么什么是商界?企业?企业的特征是自愿,再大的公司,再大的老板,手里没有强制力,不能强加给别人成本。企业靠什么发展?是基于自愿的契约,通过给人家增加价值,提供好的产品、好的服务,吸引人家掏钱来买,然后来壮大自己,获得收入,获得利润,获得资本,获得财富,同时也产生广泛的文化影响力。

   所以官、商是非常不同的,根本的不同就是强制力这种资源的配置,全世界现代文明都不能把这个力量放在商界,一定把这个力量放在所谓官界。当然强制力拿在政府手里,怎么监督?怎么平衡?怎么能够放在笼子里?这是一套现代政治学的学问,现代民主、法制发展的学问。但是这个差别是清楚的。

   商界不宜仿官场 仿不来也没必要。

   为什么我这个题目叫商界不宜仿官场?仿不了。因为无论你怎么仿,怎么看上去像,本质上强制力也不会配置给商界。你仿了以后会影响你发挥你的长处。你看“官”,它有什么特征?从上到下,第一政令要统一,令行禁止,保持一致。因为它是承载社会强制力,运用强制力的一个组织和机构。

   企业如果学了这一套,或者心向往之,自觉不自觉去仿,会妨碍发挥企业的特长。我们再看看什么是企业家精神?企业家是一种社会角色。按照一些经济学理论,主要是经济学家熊彼特提出的创新理论,企业家是一种社会的职能,谁承担了谁就是企业家。其中非常重要的就是企业家精神;

   那么什么是企业家精神?

   第一、契约精神;

   什么叫契约精神?契约精神就是你没有强制力,自愿的。这个产品要不好,人不买,你一点办法也没有。你只有改善产品、改善服务,取悦于消费者、取悦于顾客、取悦于客户。所以为什么要诚信?因为企业家手里别无他物,定了约要履约,不能说我公司大了,今天跟哪个领导人在一起了,我就可以这样那样,不行的。

   第二、创新精神;

   现在国家把创新地位提高了,十三五五个关键词第一个就是创新。什么是创新?不受束缚,向一切方向探索。厦门的企业家可不仅仅是为厦门人民服务的,不是赚厦门市场钱的,全天下的钱都可以打主意。这个创新精神的范围,官和商是极其不同的。

   第三、承担对应市场不确定性的决策重任;

   市场千变万化,为什么千变万化?讲到底天下的客户是最没准的,口袋里的钱什么时候掏,往哪个方向掏?严格的说没有人驾驭得了,尤其是过了必需品这个阶段。企业就是要做决定,很重的责任,这是优秀企业家必须承担的。在座各位都读过很多企业家的故事,最近有个全球新闻,做电动车的这家企业他同时做太空室,这家公司发的火箭发的空中的飞行器回收了一个火箭,这是人类第一次,而他们的当家人才31岁。31岁想的是什么问题?从人类角度来看,本世纪需要解决的最大问题。他着眼可持续能源和太空开发,而太空开发目标是人类要实现星际之间永久的移民,这种思维方式中国企业家一定要看在眼里,要好好琢磨透。这是企业家精神,他跟官员思维是不同的。

   我这里没有褒贬,官员的思维非常重要,尤其对大国来说不守纪律太张扬个性不适合到官场工作,但是到企业界来工作,没有那么多条条框框,不是联合国秘书长也可以考虑人类的问题,不是省长也可以考虑全省的问题,不是国家主席也可以考虑全国市场的问题,你可以跨出中国想问题。还有一个例子是马云,当年他那句话我一直很欣赏“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他是谁?当年马云谁也不知道他是谁,他又不是商务部部长,根本不是什么大官。凭什么开口就说“天下”?

   我要讲讲为什么商界要仿官场,在中国不仿也很难,因为中国大一统,所以我们这个官场的文化是非常强有力的,有极大的影响力,包括学界,也经常容易受影响,这个是我们的历史传承决定的,很难改变。

   当然学了有很大好处,整齐划一,企业也需要整齐划一,需要执行力。但是去仿官场文化会有一些代价。没有强制力的机构组织、社会分工的部门,如果完全去仿,不自觉的就被那种思想方法框住了,就麻烦了。

   什么叫生意?生意首先就是个想法。太空移民是个想法,然后他才去研究技术,怎么去把太空船放上去,怎么可以组织人类到别的星球去生存?得先有一个想法。网上购物得先有一个想法,实际底下做生意太难了,能不能让做生意容易一点?你看现在很容易,手机上点两下东西就来了,钱就付出去了,先有想法。如果我们企业家想法被抑制住,那只能仿造,只能跟随,只能看不懂的都不会做,一旦看懂就做成过剩。

   有时候一个口号压倒一切,大家一哄而上,然后就过剩产生。同时大家看一下我们的消费市场,多少东西供不应求。为什么那么多进口?为什么那么多人跑到世界各地去大手买东西?是我们产业界的想法太单一。

   创新首先是来自于对现状的某一种不满意,这个不够好用,现在生意很难做,能不能让生意好做一点?而这个不满不能说所有人都看到了,一起上,一定过剩。我们太单一的去仿造需要集中统一、整齐划一的官场文化,这对商界就是一个负担。就让我们的产品市场、服务市场很难冒出新东西来。

   当然我们还可以看看近代中国的教训,很多人说强制力搞商业不是很好吗?这么大个国家,一个主意有了以后,一个命令不就搞下去了吗?这个对,追赶经济的时候,发挥了作用。但是你看日本的经验,追到跟最先进的经济持平以后,这种原创的动力就非常重要了。

   我们到现在还是靠国家主导的后发优势,但是我们要准备另外一口饭,有些事情谁也不知道怎么做,要有人先去试先去闯,超出已有的认知范围,多数人不看好不看中,看不起看不上。也有些人敢于碰,直到做出来市场为止,现在这个东西是非常缺的。

   中国近代搞过官办企业,搞过官督商办,我们国家工业化期间有大量全资国有企业,为什么后来要改革?国企改革一个中心纲领 “政企分开”,为什么要分开?两种组织两种文化两种思维习惯。

   当然它们都是现代文明不可缺的东西,问题是我们要认清我们的角色,特别像民营企业。民营企业手里就是靠消费者自愿,心甘情愿把钱掏给你,成就我们的财富,成就我们在社会的地位,这道理要把它想得透透的,然后解放观念,解放行为习惯。

   中国人是非常聪明的,但是有的时候是会自我设限,所以今天这个机会讲这么一点意见,不是过年话,不那么好听,但是没有冒犯各位的意思,希望在过年的时候有空请各位想一想。将来不但中国政企之间是清清爽爽的关系,而且是主动发挥各个分支的组织特征,要有鲜明的不同。

   高度的现代文明有官也有商,但是官商之间是鲜明不同的,官就像个官,好官就像个好官,企业家就是个企业家,商人就是个商人,两边都可以是高质量的,共同来支撑我们现代文明的发展,共同来支撑实现中国梦,谢谢各位!

共[1]页

周其仁的更多文章

没有数据!
姓名:
E-mail:

内容:
输入图中字符: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投稿须知 | 版权申明
地址:成都市科华北路64号棕南俊园86号信箱·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办公室 邮编:610065
联系电话:86-028-85229526 电子邮箱:scuphilosophy@sina.com scuphilosophy@yahoo.com.cn
Copyright © 2005-2008 H.V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网站建设:纵横天下 备案号:蜀ICP备170041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