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学术研究 >> 史学 >> 困惑的历史
学术研究
点击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标签
哲学 影评 符号学 分析哲学
管理 经济危机 贫富差距
传播 新闻 和谐社会
历史 胡塞尔  人口比例
郎咸平 华民 林毅夫 价值观 
司法公正 国学 正义 人文 
存在主义 现象学 海德格尔
史学
困惑的历史
来源:网络转摘 作者:黄朴民 点击:3305次 时间:2017/4/1 17:50:38

  面对历史,真正感到困惑的,也许恰恰是我们这些以历史教学或研究为职业,承担着所谓梳理历史、诠释历史的人。因为对大多数人来说,他们完全可以用超然的态度来认知历史,爱好武侠小说的,不妨把郭靖守襄阳之类的情节当作真历史;喜欢传统文学的,也不妨将《三国演义》、《说唐》之类的文本理解为真历史;普通的中小学生,更无碍将教科书所叙述的内容(包括结论)看成是真历史(当然随着人们视野的开拓,要做到这一点是越来越面临挑战了)。所以,只有我们这些整天与古代文献打交道,一辈子在历史长河中溯源的人,才会滋生出无穷的历史困惑,感到深重的无助甚至无奈。

   这种困惑,概括起来说,无非是三个方面:第一,历史的“真”与“伪”,即历史究竟有没有真实性可言?历史叙事的真实性又有几分?主观因素在描述所谓客观历史过程中起着什么样的作用?这一点,我们可以界定为历史的事实判断。第二,历史的“对”与“错”,也即用什么标准衡量历史人物,历史事件的功过得失,是道德的定位,还是历史的分析?是人性化的温情理解,还是理性化的冷峻揭示?这一点,我们可以界定为历史的价值判断。第三,历史的“有”与“无”,即历史与现实之间的沟通关系究竟怎样?历史经验与教训与现实社会生活之间如何互动,如何共生?怎么样才算是对历史经验与教训的科学总结?一句话,历史在今天到底有没有“用”。对此,我们不妨界定为历史的功能判断。就历史教学与研究者而言,历史的事实判断、价值判断,功能判断,乃是不可逾越的三大难题,也是造成我们在从事自己事业时最深层次的精神困惑。

   先说历史的事实判断。历史研究的核心意义之一是求“真”,这一点大家都没有什么疑义。然而,由于历史时空隔膜的存在,历史本相的重现能否做到真实可信,谁也没有信心对此作出担保,这决定了所谓求“真”往往耽于一厢情愿式的幻想。尽管以德国兰克为代表的考据学派一再强调历史学应以事实为依据,主张历史研究应“客观如实”,“据实记事”,所谓“不是我在说话,而是历史在借我的口说话”,认定历史研究的唯一目标乃是“积累准确的知识”。可是,事实上历史本身的复杂多样性,历史记录者主观认知能力与价值旨趣的差异性,加上拥有话语主导权的统治者出于种种原因有意无意对历史史实的掩饰或歪曲,今天的历史学者在接受相关历史信息时,本来已是残缺不全或真伪混杂的了。在这样的条件下,“客观如实”、“据实记事”云云,不过是可望而永远不可相及的理想憧憬。

   唐代开国以及“玄武门之变”的史实,就是这种残缺性、可疑性的一个具典型意义的注脚。由于李世民在“玄武门之变”中成为最后的胜利者,而历史又是由胜利者来书写,于是唐初开国历史中,李渊的地位与作用被明显降低,至于李建成,李元吉的形象则更是被丑化,被歪曲。而“玄武门之变”的来龙去脉,也同样不可避免地要按照李世民等人的意志,重新被梳理和整合,其结果必然是为李世民的逼父杀兄屠弟寻找到合理的依据。然而所有这一切,都以历史的正面记载得以流传下来,至于事实的真相后人或许永远无法探知究竟了。我们可以对此提出自己的怀疑,但是却因寻找不到有力的史实记载而对此进行颠覆。从这个意义上讲,所谓的考据,在疑窦丛生的历史资料面前,始终是苍白无力,徒呼奈何的。“不溢美,不隐恶”作为理想的原则以及努力,值得敬重和效仿,可是作为操作的实践则不免捉襟见肘,遥不可及。

   基于这样的实际,所以柯林武德为代表的思想学派强调“一切历史都是思想史”,克罗齐更主张“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我们完全可以按照这一逻辑,把历史看成是“人心中的历史”。也就是说,历史本相的残缺性与真伪混存性,本身乃是历代历史记载者与历史研究者主观意识作用于客观史实的结果,任何我们所能接触到的史前陈迹,都被赋予了记载者与研究者的主观色彩。所谓历史的真实仅仅是指主观的真实,而绝不可能是客观的真实。换言之,主观的真实方才是司马迁所说的“成一家之言”,而未经主观有机整合,更多带有客观成份的历史真实却往往流于“断烂朝报”之弊。

   当然,对历史客观真实性的困惑疑虑,不应该使我们丧失对历史的信心。历史固然是残缺的,但这并不影响它在一定的时空范围内的完整;历史固然是不可客观复原的,但这也并不能完全否定它的合理的逻辑真实与近似真实。所谓近似真实,指的是在总体值得怀疑的史实面前,毕竟有一些细节的描述基本合乎历史本相,道出了客观的事实真相,这也是所谓司马迁“良史”与魏收“秽史”之间的畛域。所谓逻辑真实,指的是有关史实的记载,虽然存在着臆度,夸饰的成份,但是按照常理人情推度,似乎符合逻辑,基本能够成立。前者如《史记》关于李广事迹的记载与评价,新旧《唐书》关于李世民在唐朝开国中作用与地位的记载与评价,当然富于虚饰,增润的成份,不宜完全信从,但是司马迁对李广品格与情操的肯定,欧阳修、刘煦等人对李世民在开国过程中卓著功勋的认可,基本上还是合乎实际,值得信从的。《左传》中关于鉏麑放弃刺杀赵盾计划触槐而死的记载,则是后者的典型。虽然鉏麑自杀前的复杂心理活动,不可能有旁人作证,更不可能是史官的现场记录,然而有机会下手刺杀而自动放弃,并头撞大槐树而身亡的事实现场,却完全能够帮助史官有足够的想象来摸拟猜度杀手死前的心理活动并记入史册了;“归而叹曰:不忘恭敬,民之主也;贼民之主,不忠;弃君之命,不信。有一于此,不如死也。”(《左传·宣公二年》)这种事实或许是杜撰,但逻辑推理上却无碍成立并可得到合理解释的历史,我们称之为逻辑真实。它完全合乎“一切历史都是思想史”的界定。

   正因为历史研究中存在着近似真实和逻辑真实,所以,我们多少可以缓解稀释面临历史的“真伪”问题时的深重困惑。一方面不至于迷信历史具有纯粹的客观真实性,另一方面又不至于因怀疑历史的真实性而视历史为虚无,而会作出自己比较正确的抉择,以“戴着镣铐跳舞”的方式,尽最大的努力去接近近似的真实或逻辑的真实。

   其次我们来谈历史的价值判断。陆游有诗云:“斜阳古柳赵家庄,负鼓盲翁正作场,身后是非谁管得,满村争说蔡中郎”。(陆游《小舟游近村舍舟步归》)将它们来观照我们的历史研究,可以发现这正是我们评说历史人物与历史事件时所常常遭遇的价值判断分歧的形象写照。所谓“身后是非”恰好是对特定历史人物或事件的功过价值判断的形容,而“争说”则表明这种价值判断往往会出现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仁智互见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