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学术研究 >> 史学 >> 说鼎
学术研究
点击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标签
哲学 影评 符号学 分析哲学
管理 经济危机 贫富差距
传播 新闻 和谐社会
历史 胡塞尔  人口比例
郎咸平 华民 林毅夫 价值观 
司法公正 国学 正义 人文 
存在主义 现象学 海德格尔
史学
说鼎
来源:网络转摘 作者:李零 点击:8986次 时间:2014-01-13 17:39:59

 9月27日,河南省博物院和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联合国内近20家文博单位在河南省博物院举办了一个“鼎盛中国——中国鼎文化展”。这个展览本来是为了向中共十八大献礼,没赶上。筹办过程中,我受邀参加展览大纲的审定,在北京大学开过会。我在会上有个简短发言,简到不能再短,这里展开说几句,讲一点感想。

   中国最大的四个鼎,大名鼎鼎。

   商代:司母戊大鼎,高133厘米,重832.84公斤,1939年河南安阳武官村的农民把它挖出来,因为怕日本人抢,埋在地下,1945年日本投降后,才又挖出来。抗战胜利是大喜事。1946年,当地驻军把大鼎运到南京,准备给蒋介石当寿礼。1947年是他六十大寿。蒋介石批示,交中央博物院,即南京博物院的前身。1948年,大鼎在南京展出,蒋介石跟这个大鼎合过影,但一年后,时移世易,天下鼎革,蒋介石走了,大鼎仍留在南京。1959年,大鼎从南京博物院调拨中国历史博物馆(现在叫中国国家博物馆),放在新首都。这事很有象征意义。司母戊,有人读后母戊,学术界有不同意见。我认为,这件大鼎还是该叫司母戊大鼎。司母就是司母,不必读后母。

   西周:淳化大鼎,高122厘米,重226公斤,1979年陕西淳化史家原出土,现藏陕西历史博物馆。这个大鼎,耳朵特别长,因此在西周大鼎中,个头最高,过去认为是西周最大的鼎。但2005年,国家文物局从香港买回一件子龙鼎,个头也不小。此器传说是上世纪20年代河南辉县出土,出土后被日本山中商会买走,旧藏日本,现藏中国国家博物馆。它高103厘米,没有淳化大鼎高,但重230公斤,超过淳化大鼎。

   东周:铸客大鼎,高113厘米,重400公斤,1933年安徽寿县朱家集李三孤堆楚幽王大墓(现属长丰县)出土,安徽省博物馆收藏,高度不及淳化大鼎,但重量超过淳化大鼎和子龙鼎,仅次于司母戊大鼎。战国末年,楚国行将灭亡,楚王还做这么大的鼎,耐人寻味。1958年,毛泽东到安徽视察,在省委书记曾希圣陪同下,他看过这件大鼎,也留下一张照片。这件大鼎,确实惊人,当时他说,“里面能煮一头牛”。

   鼎是个吃饭家伙,是从吃饭家伙演变成的一种高级礼器。

   鼎是王者之器,至尊至贵,但原来却是普普通通的东西。人类的吃饭家伙,不外锅碗瓢盆,这类东西自古就有。新石器时代就有陶鼎。青铜鼎只是一种比较高级的吃饭家伙。三代是青铜时代。我们的祖先,喜欢用青铜做吃饭家伙,做工非常讲究,就像欧洲人喜欢用银制餐具一样。

   当年,我在内蒙古临河县插队,当地老乡有句话,很有意思,“请客吃饭是个礼,锅中没下你的米”。我在老家那阵儿,一到晌午了,村上的人就纥蹴(意思是蹲)在路边,端着大碗,稀里呼噜。你从路上过,他们会热情地问,吃了没哪?吃上些俺的饭吧。我呢,必须左顾右盼,一路回答,吃哇吃哇。这一问一答,只是客套。礼是个象征,是个符号,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

   送礼,礼物往往是吃喝。孔子49岁那年,阳货请他出山,不是提个点心匣子,而是抱个小乳猪,孔子躲着不见,但人家送礼,出于礼貌,他得回拜。他想瞅他不在,门口通报一声,留个姓名也就得了,不想在路上撞个正着。阳货说,你再不从政,可就晚了。孔子拗不过,只好说,好好,我会出来做官(《论语?阳货》)。

   俗话说,当官不打送礼的,礼多人不怪。在礼物面前,大家总是说,却之不恭,受之有愧,半推半就一番,最后还是收下了。

   拉拉扯扯的风气跟礼物分不开。

   中国最重要的礼是跟吃饭有关的礼。

   礼是社交手段。吃饭是非常重要的社交活动。我们中国,吃饭跟礼仪有不解之缘。鄉即饗的本字,字象两个人,面对面跪坐,中间搁个簋,在一块吃饭。

   吃饭是一种交流。不光人与人交流,要靠吃喝,跟神鬼交流,也靠吃喝。人吃饭,神鬼也吃。神鬼吃饭,只是闻闻它的气,古人叫“歆享”。

   古代礼仪有乡饮酒礼,一块吃饭的人都是老乡(乡党、乡亲)。六乡之长曰卿。卿大夫的卿字与鄉字本来是同一字。卿者,古之乡长之谓也。

   中国的青铜礼器分四大类,都跟吃喝有关。

   第一类是鼎、鬲,属于吃肉的家伙。鼎的功能是煮肉,相当炖肉的大锅。鬲是用来放肉羹、肉酱,不是白煮白切的肉,而是七滋八味,放进各种佐料和菜。这一类,鼎最基本。个头最大的鼎可以煮半扇的牛、羊、猪。

   第二类是甗、簋、瑚、盨,属于吃饭的家伙。甗的功能是蒸饭,其他是用来盛饭。这一类,簋最基本。台湾故宫办过一个青铜簋展览,他们嫌读音不吉利(簋与鬼同音),改称粢盛器展览。

   第三类是尊、罍、壶、卣、觚、觶、爵、角,属于喝酒的家伙。有些用来盛酒,有些用来喝酒。这一类,壶最基本。酒是饮料。人类最基本的饮料是水。古人把水叫玄酒。

   第四类是盘、匜、盉、鑒,属于盥洗用具。这一类,盘、匜最基本。古人吃饭前,要洗手、洗脸。匜是水舀子,用来浇水。盘在手下,用来承水。盉是水壶,也可以浇水。鉴是洗脸盆。

   肉食的重要性。

   鼎和肉有关。恩格斯说,劳动创造人,现在说法变了,改成吃肉创造人。肉和大脑进化有关。

   动物有食肉、食草之分。人也有。上世纪80年代,有人抱怨说,中国文明太落后,原因是吃粮食太多,吃肉太少,好像咱们跟兔子一样。所以闹到后来,有人说我们要当狼,要当海上的狼(海上哪有狼?海上的狼是帝国主义)。

   鼎是吃肉的家伙,在礼器当中排第一。中国古代,只有贵族才配吃肉。大家都说,吃肉才聪明。

   但曹刿说,肉食者鄙,未能远谋。

   山西人爱吃面。

   山西人爱吃面,五谷杂粮,各种各样的面,白面、玉米面、高粱面、莜面、荞麦面、豆面,甚至榆皮面(当粘合剂),菜吃得少,肉也吃得少。吃面,不能没有醋。人家晋北,挨着牧区,自古就是农牧过渡带。他们喜欢养羊,喜欢吃羊肉。咱们这里不太一样。我们爱吃面,但不怎么吃羊肉。过去,吃肉不容易。我在老家那阵儿,养口猪,卖了;喂个鸡,也卖了;鸡下了蛋,拿到供销社换针线,什么也舍不得吃。鱼鳖虾蟹,水库里都成了精,人又不敢吃。他们说,那可léngshēng了(那读wài。léngshēng,指一看之下,心里发毛,有生理反应)。过去,温饱解决不了,吃饭最重要,吃肉喝酒很奢侈。但我觉得,就是现在,也是咥上碗面(“咥”音dīe,意思是吃)最好。

   现在的饭局,日怪的很,只喝酒,不吃菜,或只吃菜,不吃饭。人,好像屁股上安着弹簧,根本坐不住,不是围着桌子转圈有如圆舞曲,就是一个家接一个家(山西人管屋子、房间叫“家”),瞎纥窜,根本吃不成个安生饭。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老子说,“虚其心,实其腹”(《老子》第三章)。吃饱肚子,离不开吃饭。现在的人,饭不吃,菜不想,光往肚里灌白酒,这叫舍本逐末,忘记了吃饭的重要性。

   礼贵简。

   古代,大家有个印象,儒家喜欢讲老礼儿。大家给儒家定位,是“繁礼君子”。其实孔子重礼,他重的是简。关于吃饭,他老人家有一句名言,叫“食不厌精,脍不厌细”(《论语?乡党》),意思是米要舂得尽量精,肉要切得尽量细,这个要求,并不过分。“不厌”就是“不厌其烦”的“不厌”,不烦改读。脍炙人口,脍是生鱼,炙是烤肉,一生一熟,最好吃。这两样都是比较原始的吃法。中国后来的美食,煎炒烹炸,几两几钱,选材配料简直跟抓药似的,有人考证,是明清以来才大行其道,放辣椒也晚得很,孔子根本见不着。

   我有一个谬论,礼是外国的好。我不认为,外国什么都好,但礼是外国的好。他们不光比我们守秩序,讲礼貌,懂得尊重人,就是吃喝也有人家的优点。他们的饭菜太简单,不是生菜、水果,就是烤肉、奶品,中国人吃不惯,但好处是原生态,古风犹存。他们的饭桌不像咱们,中间有个“懒苏珊”(lazy Suzan)。“懒苏珊”是什么?我一说,你们就明白,就是大圆桌上摆个转盘。据说,这是咱们海外侨胞的一大发明。我们的席,总是七碟子八碗,不转够不着。这样吃饭,最容易超量,七滋八味,互相打架,肚子里闹得慌。西餐,一人一个盘子,自己吃自己的,中国人觉得别扭,其实很健康。胡耀邦提倡分餐制,我很赞同。

   人的胃,几乎都有幽门螺杆菌,混吃容易传染。有两个澳大利亚人发明一种药,获诺贝尔生物医学奖,从此胃溃疡不用切胃。他们中的一位作客中央电视台。他开玩笑说,他应该得的是经济学奖。

   古代吃饭,有音乐助兴。

   古代,老百姓一天只吃两顿饭,但天子一天吃四顿饭。

   钟鸣鼎食之家,除了吃饭家伙,还有青铜乐器。

   现在吃饭,喜欢划拳行令,不是吵,就是闹,还有专门陪酒劝酒的,又唱又跳,美女帅哥,打情骂俏,满嘴荤段子。

   《论语?微子》提到四个乐官,大师挚、亚饭干、三饭缭、四饭缺,四种乐官负责给四顿饭伴奏。外国吃饭,也有唱歌、弹琴的,但不像咱们这么闹。

   西周对喝酒有限制,喝酒要合于礼。

   商代亡国,周人历数其罪行,有些可能是夸大。但商人酗酒,肯定没错。《尚书》和西周金文都这么讲,反复告诫后人。

   孔子推崇周礼,包括喝酒的礼。他老人家教导我们说,“唯酒无量,不及于乱”(《论语?乡党》)。酒,喝多少,虽然没有数量规定,每个人的酒量不一样,但有一条红线摆在哪里,就是你别喝到“乱”,借酒撒疯,丢人现眼。现在倒好,喝不到胡言乱语、上吐下泻、手脚抽筋,不叫喝好。

   西周的美酒叫矩鬯,不是茅台、五粮液,不是汾酒、竹叶青。古代的酒是糜子酒,所谓矩鬯,是用黑壳的软糜子酿造,加了种香料,名叫郁金(中药铺里有,跟郁金香无关),不是现在的白酒。古人喝酒,都是三杯两盏淡酒,温热了,慢慢喝。高兴了,浮一大白,不是喝一大碗白酒,只是说杯子大点儿,酒还是米酒。

   鼎不仅是贵族身份的象征,还是国家权力的象征。

   古人有九鼎传说,传说是大禹铸造。九个鼎代表九州。文武克商,周公营建洛邑,据说就是定鼎于洛阳王城。那里至今有定鼎路。九个鼎一摆,就把整个国家都镇住了。这批鼎什么模样?谁也没见过,大家有各种猜测,越说越神。楚王问鼎中原,九鼎对它很神秘。出土发现,楚国的鼎很大,一摆一大排,所谓升鼎,其实是学西周中期的鼎。

   周亡,九鼎不知所终。秦代、汉代,大家找呀找,谁也没找着,据说有一件掉在了泗水里。汉画像石上经常有“泗水捞鼎图”,可以反映大家的想象。人们甚至相信,掉在水里的鼎会逆流而上,不定在哪儿出现。有一回,古代的汾阴,也就是山西万荣县的后土祠(原来是魏国的墓地),河水冲刷河岸,滚出一个大鼎,汉武帝说是祥瑞,把年号都改了,叫元鼎元年(前116年)。

   王莽喜欢复古。西安博物院的展柜里有2007年西安市张家堡新莽墓出土的九鼎,包括铜鼎五,陶鼎四。现在也有复古风,到处铸大鼎,比王莽那阵儿还热闹。

   《周易》有革、鼎二卦。

革是革除,把原有秩序推翻,改地换天,重建合法性。什么叫合法性?古人说,老天承认谁合法,谁就合法,这叫受命于天,就像美国总统登基,总把一句话挂在嘴边:God bless America(上帝保佑美国)。天命是古人所谓的合法性。革命就是替天行道,把命运从对方手里夺过来,攥在自己手心里。

 《易传》说:“天地革而万物成,汤武革命,顺乎天而应乎人,革之时大矣哉。”(《革卦》彖辞)日本人用“革命”这个词翻译西方的revolution,非常贴切。阿伦特考证,revolution这个词,原指天体运行,循环往复(《论革命》),很有“天地革而万物成”的味道。它跟“造反”(rebellion)有关,但又不太一样。造反是不成功的革命,革命是成功的造反。古人说得好,革命的要义是“顺天应人”,上合天道,下合人心。用现在的话讲,就是顺乎时代潮流,合乎人心向背。表面是逆,其实是顺。

   鼎卦和革卦是一对,含义正好相反。鼎可训定,有安定、稳定之义。鼎有三条腿。三足鼎立,从力学角度讲,最稳定。革是破旧,鼎是立新。革命不是为颠覆而颠覆,而是要建立新秩序,把社会稳定下来。社会也有三条腿,经济、政治、思想,一样不能少。鼎卦初六至九四讲“鼎颠趾”、“鼎耳革,其行塞”、“鼎折足,覆公餗”,不但鼎腿朝天(俗语把头足倒立叫“拿大鼎”),把鼎里盛的肉块肉汤(“鼎实”)扣一地,而且鼎耳掉了,鼎腿折了,想搬搬不动,想挪挪不开,怎么办?第一,你得把它重新扶正,让它三条腿着地,稳稳当当,立在地上;第二,你得把弄坏的地方重新修理一下,换上“黄耳金铉”或“玉铉”,能够用杠子穿鼎耳,随时搬动它。

   总之,革故是为了鼎新。

   毛泽东帮蒋介石完成了统一大业。

   中国靠皇帝统治,统治了两千多年,老百姓习惯了,根本无法想象,皇帝不在,生活会怎么样。民国初年,脑筋急转弯,很多人转不过来。他们寻思,皇帝没了,这还得了,那不天下大乱了吗。您还别说,民国时期,真是天下大乱。“走向共和”在中国是什么意思?“民主自由”在中国是什么意思?人们看到的是国家分裂、军阀割据、党派林立,谁都靠枪杆子说话,有枪才有发言权。比如咱们山西就是由国民党的老同志阎锡山割据。

   于是,孙中山说,“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他说的革命,主要是民族独立,国家统一。现在,大家怕谈革命,主要是怕法国革命,怕俄国革命,怕暴力革命,怕共产党革命。他们说,革命还是英国的好,不流血;美国革命更好,纯自由。其实,“自由”(liberty)和“解放”(liberation)本来是同源词。不解放,哪来的自由。英国神话,我就不说了。美国革命,独立战争,求民族独立,南北战争,求国家统一,不正是以这两条立国吗?如果他们不摆脱英国统治,不统一南北方,不解放黑奴,不打仗,不流血,哪有今天。

   当时的中国四分五裂,蒋介石一辈子都想统一中国,但除江、浙、皖、赣,一直统一不了。毛泽东说,革命不是请客吃饭。最后,还是毛泽东帮他完成了统一大业。中国的割据势力,非叛即降,不叛不降者,如李宗仁、白崇禧、阎锡山、马步芳、马鸿逵等等,全都去了台湾,从此没有军队。民国的问题,至此才有了局。大陆是大一统,台湾是小一统。躲进小岛成一统。

   蒋介石的献鼎闹剧。

   1943年,借抗战的东风,中国终于废除了西方列强强加给我们的不平等条约,值得庆祝,但怎么庆祝是大问题。当时,蒋介石如日中天,大家对他寄托了很大的希望。

   1944年,借这个势,朱家骅(国民党的组织部长)给蒋介石拍马屁,导演了一出献九鼎的闹剧。鼎是金石学家马衡设计,铭文是历史学家顾颉刚和刘起釪起草,他们都是赫赫有名的大学者。蒋介石初闻窃喜,但不明确表态。不表态就是默许,默许就一定有人拍。这个道理,大家都熟悉。

   有人批评说,九鼎是王权象征,难道蒋介石要学袁世凯。袁世凯称帝,就是有一帮人劝进。

   有人批评说,顾颉刚,你不是说大禹是虫不是人,怎么又把传说当信史。

   当时,中国还在抗战中,如此靡费公帑,于心何忍,幸亏有人敢说话。

   蒋介石终于大怒,斥之为无耻。

   历史教训,不要忘记。

   中国现代史,党是关键词。

   党,甭管一党、两党,还是多党,都是现代政治的产物,跟皇权专制无关。中国历史上只有“乡党”、“朋党”,没有这种党。清代有“会党”,朝廷说,那是“乱党”。革命党,甭管国民党,还是共产党,从王朝正统看,都是“乱党”。但中国的“乱”,没有“党”还治不了。

   1924年,孙中山跟蒋介石说:“我党今后之革命非以俄为师,断无成就。”(孙中山《致蒋介石函五件》)中国革命的老师是苏联,国共两党都曾师事之。

   苏联,吹党拍党—吃党喝党—亡党灭党。这是大家谁都知道的三步曲。吹党拍党才能吃党喝党。等把党吃光喝尽,还是这拨人,干脆挖个坑,把党埋了,摇身一变,照样代表“先进”——国未因此强,民未因此富,好处全让他们捞走了。咱们山西话怎么说?就剩丝些些了,sāgā了吧(意思是就剩一点点了,干脆吃光了吧)。

   殷鉴不远,中国需要的是一场“墨吏花革命”吗?

   我说No。

共[1]页

李零的更多文章

没有数据!
姓名:
E-mail:

内容:
输入图中字符: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投稿须知 | 版权申明
地址:成都市科华北路64号棕南俊园86号信箱·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办公室 邮编:610065
联系电话:86-028-85229526 电子邮箱:scuphilosophy@sina.com scuphilosophy@yahoo.com.cn
Copyright © 2005-2008 H.V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网站建设:纵横天下 备案号:蜀ICP备170041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