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学术研究 >> 史学 >> 漫谈周易与革命
学术研究
点击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标签
哲学 影评 符号学 分析哲学
管理 经济危机 贫富差距
传播 新闻 和谐社会
历史 胡塞尔  人口比例
郎咸平 华民 林毅夫 价值观 
司法公正 国学 正义 人文 
存在主义 现象学 海德格尔
史学
漫谈周易与革命
来源:网络转摘 作者:李零 点击:11143次 时间:2013-02-13 20:44:33
2012年8月17日,应大连图书馆邀请,飞大连左演讲,题目早就商定,叫《漫谈周易》。第二天上午作演讲,到底讲什么好,没有想好。
  上飞机,我在舱门口随手拿了两份报纸。平常不看报,坐飞机是例外。
  这两份报纸,一份是《参考消息》。打开报,上面有条消息,外国什么报的消息真奇怪。它说全世界信教的人比例在下降。我不知道这位作者是怎么统计出来的,反正他说,真的是下降了。全世界,信教的人是大多数,这是常识。这两年,大家不是老说,中国信教的人数字噌噌往上窜吗,我还以为,像我这样的人越来越少。这怎么回事,我可得瞧瞧。文章有数字:全世界,不信教的人,比例最高,要数中国。搞到什么成都?47%。这个数我记住了。其他数,没记住。好像欧洲,法国最高;亚洲,日本也比较高。美国,正好相反。
  另一份什么报,忘了。上面有篇特约文章,说最近有一股歪风邪气,走火入魔,人人谈革命,也令人惊讶。咦,李泽厚先生不是早就说过,中国要“告别革命”吗,怎么,这个久违的话题,兜一大圈又赚回来了?你老喊狼来,狼就来了,这可不吉利呀。我不知道这些谈革命的都是什么人,他们说的革命是要革什么命,反正作者说,革命是暴力,是破坏,这一百年,中国吃尽了革命的苦头,再也折腾不起。他说,咱们这么大个国家,一个党都领导不好,十几个党能行吗?总之一句话,千万别革命(大义如此,未必准确)。
  于是我想,有了,明天的话题有了,第二天,我得这么讲《周易》。
  (一)中国经典,有三部最古老,《诗》《书》《易》,文、史、哲各占其一。春秋那阵儿,楚国有个叫申叔时的人,他教楚太子,有九门课,《诗》有之,《书》类的古书(如《故志》《训典》)有之,唯独没有《易》。孔子老而好易,他传六艺,其中才有了易。“易”是培养君子的必修课。他于“三易”,独钟《周易》。孔门传学有三体,“子曰诗云”体、“子曰书云”体和“子曰易云”体。《坊记》《缁衣》《易传》就是这种体。《诗》《书》《易》是孔子时代的古典,当时的贵族,凡在场面上走动,即景生情,引经据典,断章取义,随意发挥,全都搬这三本书。不这么讲话,这叫不得体。这是当时的“范儿”。
  (二)中国讲《周易》的人多半在哲学系。1949年后,中国的大学没有宗教系,研究宗教史的或教宗教史的,多半在哲学系。现在,我们不但有了宗教系,而且哲学系越来越像宗教系。凡是鼓吹立教,以最空洞之说教干涉最实际之政治者,多半在哲学系。西方的“哲学王”在中国最有市场:思想领域作“逍遥游”,游来游去,最后得“应帝王”。现在我才明白,研究哲学,甭管中哲西哲,土的洋的,土洋结合的,归根结底,不是要做哲学史,而是要创造中国自己的哲学。特有中国士人传统的哲学。创造的资源是什么?只能是咱们中国自己的资源。难怪有人说,他是学儒、释、道专业的,宗教就是最高哲学。
  (三)可是,中国的最大特点是什么?是世俗政治占优,立教最不传统。现在讲哲学史的,特爱讲“枢轴时代”。其实,雅斯贝司说的“枢轴时代”主要是“宗教突破”。世界上的经典,《阿维斯塔》《吠陀》《旧约》《新约》《可兰经》是宗教经典,唯独中国的经典不是。五经是世俗经典,不是宗教经典,中国的政教结构是国家大一统、宗教多元化,学术传统是人文精神压倒一切。中国人不是不信宗教,而是在世俗管理下,爱信啥信啥。利玛窦说,越是愚夫愚妇,越信;越是读书人,越不信。这有好处,也有坏处。好处是生了宗教改革,坏处是人文压制科技。当然,现在的大学都是理科领导文科,情况已反过来。
  (四)《周易》是个讲变的哲学,不是讲变戏法、变魔术的变,而是讲天道、地道、人道之变。比如这书有《损》《益》二卦,就很有辩证法。你光知道损下益上,不知道损上益下,那上往哪儿摆?做买卖的都知道,效益最大化是投入为0,产出为n。这个道理,不用经济学家讲,所有骗子都懂,小骗子懂,大骗子更懂。千百年来,“商不厌诈”为啥总是挥之不去,道理端在于此。要钱不要命,顾头不顾腚,那不叫“改革”,叫“找死”。你把下面的东西,一点不剩,全都楼走,这怎么行?头是脸面,不要脸不行,但屁股也很重要呀,人如果只吃不拉,马上就会肠梗阻,那是要人性命的。
  (五)和“革命”有关,《周易》有《革》《鼎》二卦。“革”是“革故”;把旧的东西破掉;“鼎”是“鼎新”,把新的东西定下来。西人所谓“革命”,意思是对现存社会政治秩序的挑战,重点在“变”,不是小变,而是大变。但“变”是变旧为新还是变新为旧,这可大不一样。变新为旧,那就不叫“革命”,叫革“革命”。《彖辞》说:“天地格而四时成,汤武革命,顺乎天而应乎人,革之时大矣哉。”此即日本人翻译revolution一词的出典。古人所谓“合法性”,意思是“受命于天”。“革命”是改变命运,把老天赐给对方的命夺回来,攥在自己手中,说是“受命于天”,其实是“受命于人”,关键是“应乎人”。
  后来,我用两个小时,东拉西扯。我说,《易经》的影响真是“大矣哉”。蒋介石的名字来自《豫》卦,毛泽东的名字来自《兑》卦(兑为泽)。蒋介石,“介于石,不终日”,兵败如山倒,窜身海隅。毛泽东,“鼓之以雷霆,润之以风雨”(《系辞上》),特能闹革命。他这一生,下过两次雨,不是毛毛雨,而是雷鸣电闪,暴风骤雨。
  我讲话的那天是什么日子,忽然想起来了。1966年,正是这一天,毛泽东在天安门上接见红卫兵,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由此拉开序幕。当时,我后来认识的一位朋友,骆小海(《三论造反精神万岁》的作者,红卫兵运动的创始人),他登上天安门城楼,见到了毛泽东。他高呼“毛主席万寿无疆”,毛泽东笑答,“万寿也得有疆呀”。我呢,没在北京,正在内蒙西部的大太阳地里行走,前面的路朝着两狼山,很远很远,口真渴呀。
  四十余年,弹指一挥间。山呼海啸,惊天动地,一切的一切,恍如昨日。
  想不到啊想不到,“革命”已成吓人的咒语:
  小孩小孩你别哭,再哭,“革命”可就来了。
  2012年9月1日
  写于北京蓝旗营寓所

共[1]页

李零的更多文章

没有数据!
姓名:
E-mail:

内容:
输入图中字符: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投稿须知 | 版权申明
地址:成都市科华北路64号棕南俊园86号信箱·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办公室 邮编:610065
联系电话:86-028-85229526 电子邮箱:scuphilosophy@sina.com scuphilosophy@yahoo.com.cn
Copyright © 2005-2008 H.V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网站建设:纵横天下 备案号:蜀ICP备170041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