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学术研究 >> 文学 >> 现实主义戏剧的强大感召力——评话剧《海棠胡同》
学术研究
点击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标签
哲学 影评 符号学 分析哲学
管理 经济危机 贫富差距
传播 新闻 和谐社会
历史 胡塞尔  人口比例
郎咸平 华民 林毅夫 价值观 
司法公正 国学 正义 人文 
存在主义 现象学 海德格尔
文学
现实主义戏剧的强大感召力——评话剧《海棠胡同》
来源:网络转摘 作者:徐健 点击:481次 时间:2010-10-11 13:31:12
古朴典雅的萧家大院、香色怡人的西府海棠、瞬息万变的城市生活,在传统文明与现代景观并置的舞台上,一部反映底层百姓拆迁命运和现实境遇的话剧呈现在观众面前,这便是《海棠胡同》。该剧由霍达编剧、王剑男执导。该剧因其敏锐的叙事视角、深刻的现实关怀、鲜活的人物形象、精湛的舞台创造,受到观众的热情赞扬,显示出了现实主义戏剧的强大感召力。这部以北京旧房拆迁为题材的作品究竟如何在内容、主题上寻求突破,触发观众思索,又是如何在舞台表现上有所创造的呢?

  该剧发生在海棠胡同仅存的一所大院里,三家“拆迁户”为了各自的目的、利益与开发商艰难周旋,从集体抗拒、个体妥协再到无奈留守,在看似普通却又波澜起伏的情节中,把住房这一国人关注的热点问题呈现在舞台上。创作者直面当下生活,不回避现实矛盾,在最细微的日常生活中表达普通民众的诉求,在尘封已久的历史中探寻传统文化的当代价值,真实而敏锐地把握住城市发展过程中拆迁户、开发商、媒体舆论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呈现了新北京建设过程中传统文化、价值观念与现代经济规则之间的博弈与冲突。

  在以往的话剧舞台上,北京人艺曾创作过《旮旯胡同》《金鱼池》《万家灯火》等以旧房改造为题材的剧作,形成了符合主流叙事规范的创作模式。然而,《海棠胡同》独辟蹊径,它没有将现实问题简单化,也没有站在特定立场上评断是非曲直,而是把经济发展、城市建设、居民生活改善、传统文化保护等各种问题摆出来,还原生活本身的复杂性。正如创作者所言:“我们无意于站在任何一方的角度,来为某一方辩护或呼喊。我们只能尽量地站在一个客观的角度平静地叙述,来默默观看这场发生在我们熟悉而又陌生的北京城里的变革。”梁德宝、魏老师为了争取更好的居住条件,避免被现代都市边缘化的命运,可以联合抵制开发商的补偿,也可以为了各自的利益,暗打算盘,背后妥协;记者吴伟为了捍卫弱势群体的生存权利,可以挺身而出,奔走呼吁,但面对胜利却陷入了精神的困惑;陆天宇为了赶走小院的老住户,在经济利益面前毫不心软,但他的出发点却是要为这个城市的发展贡献力量……每个人的选择似乎都有自己的合理面,剧作的戏剧性和思想性就在于:把每个人、每个利益方的现实处境和矛盾困惑都呈现出来,让他们充分表达自己的个体诉求,使这些不同的观念彼此激烈碰撞,以生活流的方式推动情节演进;其立意不在于问题是否得以解决,观众是否获得明确的主题指向,而是让舞台成为观众窥探社会变迁、个体欲求的窗口,留给他们无尽的回味余地。

  “海棠忍看花将尽,从此人间绝管弦。”虽然萧家大院最终保住了,海棠明年依旧飘香,但是拆迁过程中遗留下来的精神困惑和内心疑虑并没有得到解决。无价的文化遗产,有价的经济指数、人情世故,在快节奏的城市发展中,还有多少海棠能继续盛开,剧作提出的疑问催人深思。

  全剧主题意蕴的表达与鲜活的人物塑造密不可分。每个人物既蕴含着自己的个性特色,又浓缩着时代变迁的印记,成为一种价值选择或文化存在的代言人,寄托着创作者的人文立场和现实关怀。以苏宛君为例,年逾古稀的苏宛君,当年曾是红极一时的鼓书艺人、诗人萧穆的遗孀,为了刻骨铭心的生死恋情,从青春岁月到风烛残年,她坚守着经历了二百多年风雨的沧桑故园和三株西府海棠。她的雍容、大度、庄重、威严,使其成为小院的主心骨、全剧的灵魂人物,直接关系到小院的最终命运。她身上既交织着传统文化的精神气质,又流淌着至诚至真的无私大爱,是一种理想的人格精神和不朽文化传统的象征。人物写活了,自然便会为演员带来巨大的创作空间。宋春丽扮演的苏宛君张弛有度,带出了气场、聚积了情感。苏宛君捍卫大院时的铮铮骨气、回忆过去时的含情脉脉、待人接物中的传统风韵,都在表演中悄无声息地自由转换着。这是一个融合着历史记忆、岁月沧桑、文化因袭、爱恋情愫于一身的舞台形象,与陆天宇、林志龙等物质至上的生存状态形成鲜明对比。

  《海棠胡同》的舞台古朴、凝重,既洋溢着浓浓的京腔京韵,又具有强烈的时代气息。导演立足京味儿风格,有所继承有所突破。首先,在日常化的生活场景和对比式的舞台装置中,透露出剧作主题意蕴的信息。天幕上天宝一期高层建筑的现代和铺张,与舞台主景萧家大院的传统、精致构成鲜明对比,它们与左侧墙面的白色“拆”字和小院背后的巨大吊臂,一起构成了人物的生活空间,揭示出小院岌岌可危的现实处境。而由京韵大鼓、鸽哨等老北京最熟悉的声音与流行音乐元素结合、碰撞带来的节奏起伏,又传递出城市生活纷繁、多元的声音,成为这个高速发展的时代的最好注脚。萧家大院的命运俨然就是我们生活的城市的命运。其次,追求写实与写意的融合,注重诗化场景的营造,都体现在对苏宛君剧终击鼓而歌的场面处理上。面对开发商的蛮横与无情,萧家大院危在旦夕。苏宛君难以挽救危局,悲怆地仰天长啸,决定最后献上一曲。此时,在场的演员全部退下,只留下站在垂花门前孤独无靠的苏宛君。昏暗中,一束追光打在她的身上,伴随着凄厉的歌声、哀婉的京韵大鼓、片片飘落的海棠花,整个情境直抵观众内心、荡气回肠。这种诗化的定格场面,一方面产生了强烈的情感张力,另一方面深化了剧作的主题内涵,是一首对即将逝去的文化的挽歌。

  《海棠胡同》给予观众太多的话题和思考,它犹如一盏陈酿,愈久弥香,回味无穷。而作为一部充满现实关怀的话剧力作,该剧的成功演出再一次证明了现实主义戏剧的生命力。

共[1]页

徐健的更多文章

没有数据!
姓名:
E-mail:

内容:
输入图中字符: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投稿须知 | 版权申明
地址:成都市科华北路64号棕南俊园86号信箱·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办公室 邮编:610065
联系电话:86-028-85229526 电子邮箱:scuphilosophy@sina.com scuphilosophy@yahoo.com.cn
Copyright © 2005-2008 H.V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网站建设:纵横天下 备案号:蜀ICP备170041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