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学术研究 >> 文学 >> 吴之珽《襄武人物志》对陇西文化的贡献
学术研究
点击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标签
哲学 影评 符号学 分析哲学
管理 经济危机 贫富差距
传播 新闻 和谐社会
历史 胡塞尔  人口比例
郎咸平 华民 林毅夫 价值观 
司法公正 国学 正义 人文 
存在主义 现象学 海德格尔
文学
吴之珽《襄武人物志》对陇西文化的贡献
来源:网络转摘 作者:王长华 点击:1711次 时间:2017-11-17 01:23:23
吴之珽,字乾玉,号赤谷,陇西吴家巷人。康熙年间,由拔贡历任江西婺源、江苏宝应、浙江秀水等县知县。吴之珽具有很高的史才,著述较多。所著《襄武人物志》二卷,各十六篇,共三十二传,有黄廷钰、王懋竑的序文。
吴之珽《襄武人物志》取材较严,描写精细,颇得时人及后世好评。
黄廷钰(生卒年不详),字二如,一字澹园,奉天人,康熙四十四年(1705年)乡试副榜,五十年(1711年)知静宁州事,五十五年(1716)年,黄廷钰与吴之珽共同纂修《静宁州志》十四卷首一卷。
由此可见,黄廷钰对于吴之珽是十分了解的。黄廷钰为《襄武人物志》作序说:“阐发幽微,具史识;书法谨严,具史律;描写生活,具史笔,可与龙门庐陵相颉颃。”
意思是说,吴之珽阐释和发掘幽深细微的历史故事,具有很高的历史见识;其著作体例严谨,法度严密,遵守了历史文章书写的规律;其文辞典雅生动,描写清新活泼,具有良史之妙笔,可与西汉司马迁和北宋欧阳修的历史功绩相媲美。
王懋竑是清代江苏宝应县人,生活年代在康熙、雍正和乾隆年间,雍正元年,(公元1723年),被授予翰林院编修;其叔父王式丹(1645—1718年),是康熙四十二年(1703年)状元,叔侄两人同为清代著名学者。
王懋竑评价吴之珽的《襄武人物志》说:“其事核,其词质,昔人所谓有良史材者也。余读其自序,盖慨然欲追唐宋以上之作者,而几与班范并。”
大意是说:吴之珽的《襄武人物志》,事迹真实准确,文辞质朴优美,正是过去人们所说的具有良史才华的人。我读他的自序,慨叹他的志向,显然是要比拟和超越唐宋以上的文章大家,并且可以和汉代班固和南朝的范晔比肩。
这两位的评价应该是相当准确和公允的。
毅然任外史之事  直笔传遗事逸闻
一部优秀的史志作品,除了客观准确地描写历史事实之外,还需要作者具有很高的史识水平,这样的历史“见识”,最能够体现这部作品的史学价值。
在历代史书中,最能反映作者的“史识”水平的,就是作者对历史人物和事件的评价。
唐代史学家刘知几在名著《史通》中曾列举过许多此类名目,并统名之曰“论赞”。
“论赞”是著者发表的关于史事的思想、主张、见解,也就是史评、史论。这种史评、史论有很多不同标识、名目,《左传》称为“君子曰”,《史记》称为“太史公曰”,《汉书》《后汉书》《明史》称为“赞曰”,《三国志》称为“评曰”,《旧唐书》称为“史臣曰”,《宋史》《清史稿》称为“论曰”,《资治通鉴》称为“臣光曰”等等。
《襄武人物志》中,反映吴之珽的“史识”的,就是书中的“外史氏曰”。
吴之珽以“外史氏”自居的缘由,在《襄武人物志·外史氏自序》中,说得非常清楚明白:
粤稽《周礼·春官》,设太史,又有小史,以掌邦国之志;设内史,又有外史,以掌四方之志。后世小史、外史无专官。虽郡邑,莫不有志,然掌故寝废(停止;废弃;废除。)矣。
意思是说:考查《周礼·春官》这部儒家经典可知,在当时就设有太史和小史这两个官职,他们的职责是负责记录和整理各个邦国的史志;还设有内史和外史,负责各地方的史志,后世不再设小史和外史这两个专门官职。即使是郡一级的地方,也无不有自己的志书。但是,到了后来,这种凡是郡县都有史志的典章制度逐渐荒废了。
所以,吴之珽以“外史氏”自命,就是想延续古代这种传统,为地方修一部优良的史志。
吴之珽编撰《襄武人物志》,显然是古代中国优良史志传统的延续。
他在《襄武人物志·外史氏自序》中,列举了几个例子;
东晋时期著名的文学家,史学家,襄阳人习凿齿就撰写了《襄阳耆旧记》,这是研究襄阳古代中国人文的重要历史文献;还有《益州先贤传》等史书,如同繁星闪烁,光彩照耀,名列于优秀的图书之列。明朝开国元勋宋濂,著有《浦阳人物志》,这是记载浦江乡贤的地方人物传记;明代程敏政,著有《新安文献志》(本书共100卷,分甲乙集;甲集60卷,专收徽州本郡自汉迄明乡贤所撰之诗文;乙集40卷,则兼收外郡人徽州先贤行实之文。全书共收1087篇,诗1034首。百卷之前,先列有《新安先贤事略》上下卷,上卷收列徽州籍各朝名人326人;下卷收列外地曾在徽州为官或寄居的名士114人)。
然后,吴之珽叙述了当地史志修撰的情况和自己毅然担当“外史氏”的原因:
巩昌府原来就有史志,明代嘉靖年间胡缵宗就撰有《巩郡记》(20卷),天启年间,户部主事杨恩,在胡著基础上撰成《巩昌府新志》(28卷)。巩昌府遭逢兵燹之后,《巩郡记》和《巩昌府新志》都残缺不全,甚至错讹相延。
在这样的背景下,地方上的贤达人士诚恳地对他说:
“您从事历史文章的修撰已经有很多年了,先生努力做事,不诉说自己的劳苦,大家也有目共睹!但是,秉持春秋直笔,为后世留传嘉言惠行,难道您就没有这个想法吗?何况我们陇上渭首之地荒凉寒冷,到如今士风不振,在此任职的许多官员,大都认为我们这个地方出不了人才;而土生土长于这个地方的人,则耳目闭塞,所见有限,没有感受过先贤流传下来的风尚,当然也就无法激励士气。我们不想就这样自轻自贱,也不是想扬名于天下,但还是恳切希望先生您能够不辞劳苦,担任外史修志之事。”
吴之珽听了这番话后无法谦让,喟然兴叹说:“好吧!我才能有限,确实不足以担当这个大事。但是,回顾自己涉猎各种史志已经十有余年,在此之前就已经写成了一些草稿,再补充和整理一下,就拿出来请大家指教吧!”
于是,经过一番披沙拣金,去伪存真的艰难过程,吴之珽终于修撰完成了《襄武人物志》,内容包括从两汉以来至于当时的几十余位人物。
幽谷寒岩畜栋梁  深山大泽潜龙蛇
具备什么条件的人,才能被写入《襄武人物志》?这涉及到吴之珽的“人才观”。换句话说,这也反映了作者的“史识”问题。
吴之珽认为,那些名望才能为世人所重的杰出人才,说不定会在哪一天降生。普天之下的超拔脱俗之士,不会局限于一个地方,但有的人却不以为然。探求珍珠,必须要在深渊中寻找,没听说过在深山中去采珠的事;探寻美玉,也必须要在含有玉的璞石中去寻觅,没听说过要在木头中去找玉石。所以说:“山东出相,山西出将。”还有一种说法:“邹鲁文学,吴越俊秀。”如果换了一个地方,出产的东西就不见得好,人才也如此,这是一个很浅显的道理。
吴之珽还说,我曾经和天下的名士们屡有交游,纵论古今人物时发现,人才的出现,大致有一个普遍的规律,那些特立独行之人,无论在东西南北,都会产生,这是上天一心一意眷顾钟爱的结果。所以,幽谷寒岩而栋梁是畜,深山大泽而龙蛇潜伏,这个道理很明白,基本上没有什么疑义。
正是抱着这样的“人才观”,吴之珽才对陇西当地也能够产生人才颇有自信:
襄武,在地理位置上接近边疆地区,秦汉以来,汉族、戎族和羌族等民族错杂居住,番汉交融。自从中原王朝对此地进行治理以来,也是代有人出,不乏俊才。这些才俊之士的流风余韵,必有其源头。我的努力,就是寻求他们的本源。就算是年代久远,难以尽知,但我还是要尽量搜寻他们的事迹,不让他们随着时代的变迁而湮没无闻。
王懋竑对吴之珽的作为极为赞赏,称赞吴之珽为“有良史材者”,他在《<襄武人物志>序》中评价说:
陇西,汉郡,故治襄武,今更以陇西为其县名。其迫近羌戎,图籍散佚,而晋魏以后多战争,人物亦罕可纪。残碑断碣,仅有一二存者,而亦莫之考也。公为之搜采史传,网罗放逸,贯穿驰骋,其勤至矣。至于近世,闻见所及,尤注意焉。其事核,其词质,昔人所谓有良史材者也。
王懋竑还将吴之珽和历史上著名的史学家班超和范晔相提并论:
余读其自序,盖慨然欲追唐宋以上之作者,而几与班范并。所云千秋万岁,谁传此者,则又深有惧焉。而仰以望千载之前,俯以待未来之后世,而不胜其幽遐绵渺之思也(《<襄武人物志>序》)。
王懋竑还认为,吴之珽的功绩,完全可以和明代宋濂、程敏政相媲美:
昔所传《襄阳耆旧记》、《汝南先贤传》、《莆阳人物志》诸书,今不尽可见,而《浦阳人物志》、《新安文献志》具在。以公所为较之,无弗及也(《<襄武人物志>序》)。
著作成垂世之书  列传名一时俊彦
吴之珽对其笔下的“襄武人物”,都做了非常精辟的概括和评价:
我曾亲往陇西首阳山考查古迹,发现有伯夷叔齐墓存在,这两位古代君子,怀抱清风,耻食周粟,我把他们二人写成《古逸过化》的文章,这是第一篇;闻听过伯夷的高风而后继者大有人在,继承他们的美德,追寻他们孤独的踪迹,具有高尚品节者,还有朱冲先生,所以,我撰成《朱先生传》第二篇;汉代以来立下了丰功伟绩的人,大半已消失湮灭了。缅怀他们的芳踪,披览他们的遗文,如廉褒将军和担任过郡上掾一职的秦嘉,于是我写成了《廉将军秦上掾传》,这是第三篇;庞德战死后谥为“壮侯”,这实在是一位忠贞之士,因为力非所敌,被关羽所杀,但他的刚义之声却名传千古,于是写成《庞德传》,作为第四篇;彭祈历任四郡太守,忠以事上,清以守己,威以克敌,恩以惠下;刺史任杲,因伐蜀有功,进授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为了宣扬他们的大名,使这二人的君子之风不至于湮没,我写成《彭祈任杲传》第五篇;天水为赵姓的郡望,在历代都立有功勋,而被赐以很高的爵位,尤其在北朝,赵姓家族的名声更加显赫,于是,写成《赵贵赵善赵昶传》第六;虽然时世动荡不安,但英俊之才辈出,五胡十六国之际,苻氏、吕氏、姚氏、乞伏氏,都兴起于陇西,于是我作了《列国人材传》第七篇;由布衣而到卿相,高居三公之位而犹存儒风,不贤之人能如此吗?这是《赵贞宪传》第八篇;江左之地,王谢两大家族的名气很大;而在陇西,诸李的名声也家喻户晓,自从李太白之后,后世发扬光大其家族之风者也大有人在,如李揆、李益、李贺,我把他们合写成《三李先生传》,这是第九篇;彭琦奉职三朝,殚精竭虑,维持大局,我为之写成《彭献忠传》,这是第十篇;大凡贤德之人,人人爱而敬之,则其人风范可知。刘锜以兄长之礼对待王德,岂是随随便便就能做出来的!我为之作《王统制传》第十一篇;李忠威是塞上英雄,大节炳燐,这位先人的英烈行为,可以光耀他的家乡,我因此作《寓公李忠威传》第十二篇;修筑城池兴建学校,防御天灾兴利捍患,其懿行得到后世的追怀,并被供奉在学宫而享受后人的祭祀,这是我作《汪义武传》第十三篇的意图;金元鼎革之际,义士各择其主,我为此而作《李忽兰吉传》第十四篇;乱世之际,群雄虎踞,比如赤亭姚氏,他们的事迹更有可圈可点之处,故为之作《赤亭姚氏传》第十五篇;贵拜住在元代至正壬午年(公元1342年)状元及第,后为一时贤相,其功业文章,有目共睹,而且贵氏一门忠义,因此作《贵氏传》,这是第十六篇;这还算是年代比较远的事了,但已经开创了近世科第之首,成为一个地方的有名望有道德者,更成了人们尊崇和敬仰的对象;近世如韩缙,明永乐丙戌(公元1406)年间进士,历仕三朝,敏于辞翰,书类欧阳,诗法杜陵;杨仕敏,曾官拜监察御史、山西布政司右参政等职,退休之日,行李极其简单,巩昌当地人无论贤良还是不肖者,都以父亲之礼对待他,我为此而作《韩省郎杨参政传》第十七篇;明朝近三百年来,文职官阶中有八种高级官员,但列为名臣者仅两人而已,这就是忠正刚直的宋琮和才兼文武的范镛,我为此作《宋冏卿范中丞传》第十八篇;明代正德和嘉靖之间,人文风气浓郁,蔚然大观,如正德丁丑进士(公元1517)畅华,任山西按察司佥事,明断刑狱;嘉靖辛丑(公元1541)进士刘应熊,官至广东道监察御史,但仍然保持着儒雅的气质和朴素的家风,朝野上下,都认为他是贤明之士;还有嘉靖辛丑进士王朝用,断狱除奸,卓有建树,我为此而作《畅刘王传》第十九篇;文人中有宋琮和范镛,军人中则有种勋和雷龙,他们都是名卿贤将,共同跻身于高官之列,我于是作《种雷二都督传》第二十篇;世代食禄之家很少,特别是历代都是军人的家庭,要让后代成为彬彬有礼之士,这就很难了。但阎震一门,却代有儒风,我为此作《阎指挥震传》第二十一篇;何士玮,历任贵州按察司副使、毕乌永赤兵巡道;祁继祖,曾任贵州游击,两人都曾在贵州立下了赫赫功绩,声威著于当地,我为此作《何观察祁副戎传》第二十二篇;明代堪称忠臣,而为国尽节者,以关永杰(字雎陈)最为壮烈,因此我作了《关雎陈传》第二十三篇;王广文,明正德间以国子监生授河南沈丘县学训导,汴东盗贼攻破城池,王广文与其子王礼及学生们奋力巷战,最终被盗贼杀害;杨广文,明崇祯间以岁贡为渭南县儒学训导,后被李闯王的军队杀害。近代贤良往往受恩于往昔贤哲,这二人合起来堪称双美,我于是作《二广文传》第二十四篇;郭充,字损庵,是今朝(指清朝)隐逸之民,也是先朝(指明代)遗老,我为之作《郭损庵传》第二十五篇;不买名山作为隐身之所,不攀青云作为晋身之阶,只有几卷残稿零落人间,馨香之气惠泽后人,我因此而作《王菏泽传》第二十六篇;宋朝楠,康熙二十七年(1688年)进士,以翰林院庶吉士的身份入庶常散馆学习,历任江南主考,曾参与编修明史,最高职务为通政使司左通政,他不刻意凌空蹈虚,但立足于当朝,也有良好的政声,这也算不失士大夫的清流怀抱,我于是作《宋通政传》第二十七篇;甘于寂寞,生活清贫,但著述终身,于是我作《杨潜斋庆传》第二十八篇;有一点善举也必须发扬,有一处美行也必须表彰。例如,东良惠,在元朝官至商州总管,后死于红巾军之乱;陈芳,拜四川道监察御史,风纪肃然;汪寿,屡立战功,名重当时;杜俨,任太仆寺少卿,以清廉孝友而为当世典范;刘钺,简朴笃实,有古君子风,以廉吏著称;王尚质,历官直隶涿州知州、永平府同知,颇有政声;何溥,曾任保宁府通判,端庄严肃有君子风范;陈三奇,明万历年间在军中效命,出奇策而建军功。为了这些人的事迹能够得到传扬,我作《拾遗传》第二十九篇;虽然是布衣匹夫,但大节不亏,也有值得君子仿效之处,如:曹敬德、成勋、张世昌、关世安,父母去世,搭起草庵在墓旁守孝;阎绅,妻子汪氏去世后,他才三十九岁,誓不再娶;车廷臣,有一位同父异母且贫困鳏居的兄长,终身侍奉而不断;孙绪,拾金不昧,我于是作《孝义传》第三十篇;闺阁中也有行为可堪表率之人,足以令须眉男子惭愧,如明肃恭王妃杨氏;田氏,夫早逝,家贫,产一遗腹子,誓不改嫁;还有王氏、齐氏、张氏、李氏等等,不一而足,我于是作《列女传》第三十一篇。
修身饬行,有意于后日之名
丰功骏烈,以见于国家之史
静宁知州黄廷钰对吴之珽给予很高的评价:“夫吴子乾玉,非一乡之士也;《襄武人物志》,非一邑之书也。”
和吴之珽同时代的学者王懋竑,对他的评价最为全面准确。
古代列国都有史志。自封郡建县以来,列国修史的传统就费弃了。此后就有了图志,而图志也属于史志之类。作为一种书籍,大部分都是供有关机构参考,重在记录故事而已,对于山川疆域州郡沿革记载较详,而对人物则略而不记。于是,有识者认为,这是一个缺陷。为了弥补这个缺陷,后世就有了《先贤传》、《人物志》,这个传统自汉代以来就有了,而把它传承下来的则寥寥无几。
自汉代班固和南朝宋范晔之后,史传大都在流传过程中变得支离破碎,残缺不全,还有的本身就肤浅丛杂,不值得一看。自宋代以下,尤其琐碎烦杂,纷乱不堪,没有法度。这还是聚集了当时的文人才士编撰成的,尚且如此,何况一个地方的史志与人物传,本来就是一个人的见解。前者,由于时代久远,作者没有亲闻亲见,如果没有记录和注解做说明,就变得空疏而不可考证;后者,由于容易掺杂个人的好恶之心,对于人物和事件的褒贬,往往不完全合于公议,或者因为是同乡旧友的缘故,有所回避和隐讳;而且,作者又未必通晓史传文章的写法,拙于取舍,繁简不当,使优秀人物的事迹得不到彰显,所以,这样的文章终究留传不了多久。
士人君子修身养心,规范言行,即使穷苦困顿,仍然能够以之自立于世;荣华富贵和显赫地位,已不是他们孜孜以求的东西;但对于身后之名,却不能不有意。就算没有尊爵高位、丰功伟绩,被载于国家历史,但却未必没有雄奇瑰丽的篇章,留传千百年,这就是修撰史志的目的!如果后世的人们,没有把他们的事迹传承下去,那么,这些人以穷苦困顿,而自立于世的事迹,终将湮没不闻,不能光耀于后世,这是非常可惜可叹的事!
王懋竑还列举了有功于其家乡江苏宝应县的几位人物,来和吴之珽作对比。
我们宝应县,自从孙克己(1604——1684,字礼选,号勿斋。康熙九年(1670年)敕封文林郎,宝应县知县。1681年,诰封奉政大夫、户科掌印给事中)以来,以儒雅之风整饬吏治,俨然有两汉循吏之风,至今没有继承之人,但见到吴之珽先生,孙公良吏之风终于再现了。孙公曾经修撰过宝应地方志,但没有完成,后来,乔莱公(乔莱,字子静,号石林,扬州宝应人。康熙六年进士,十八年举博学鸿词,名列一等,改授翰林院编修,参与修纂《明史》,二十四年充日讲起居注官,旋迁侍讲,再升侍读。后因河臣之议触犯权贵,被罢官归隐田园,著作有《归田集》、《石林赋草》)终于将其完成了。乔公在任翰林院编修期间,有过撰写史传文章的经历;汪琬先生(汪琬(1624~1691)字苕文,号钝庵,初号玉遮山樵,晚号尧峰,小字液仙。长洲(今江苏苏州)人,清初官吏学者、散文家,与侯方域、魏禧,合称明末清初散文“三大家”。顺治十二年进士康熙十八年举鸿博,历官户部主事、刑部郎中、编修,有《尧峰诗文钞》、《钝翁前后类稿、续稿》)所作的列传,卓然独立,超然绝世,足以传之后世,但后来其版本毁于火灾,后来庸俗之人,将他的作品胡编乱造,简直糟践了这部优秀的作品!从此又经过了三十多年,后人想接续汪琬的工作,但却没有能够担当其事之人。
现在读到吴公之书,我才有了深切的期望。吴公必定能够继承孙公、乔公的作为,为宝应留下一部优秀的志书。后人如果披览我们宝应的地方志,应当不会有什么遗憾。
值得指出的是,根据黄廷钰的序言和吴之珽的自序,可知《襄武人物志》应该成书于康熙乙未(1715年)。但是由于时代的变迁,以及遭逢战乱,此书的命运也坎坷多舛。尤其是同治丙寅(1866)年,巩昌府被回军攻陷,史册典籍毁于一旦。
光绪乙酉(1885年),巩昌知府颜聘卿,礼聘陇西士人原浃续修府志。在四处采访搜集资料的过程中,原浃在陇西东乡黄某家中偶尔得到此书,欣喜过望。
光绪二十一年(1895年),原浃之子原鹏翎邀同人措赀刊刻此书,中间经历了180年。
又过了113年,公元2008年,陇西县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按原版重印此书,这才使得这部珍贵的典籍,重新得以与世人见面!这令人唏嘘不已!
300年后,当人们重新披览这本记载陇西先贤的《襄武人物志》时,不禁会生出良多感慨!尤其是“幽谷寒岩而栋梁是畜,深山大泽而龙蛇潜伏”,可谓道尽了人才出产的规律!当政者不可不借鉴之!

共[1]页

王长华的更多文章

没有数据!
姓名:
E-mail:

内容:
输入图中字符: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投稿须知 | 版权申明
地址:成都市科华北路64号棕南俊园86号信箱·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办公室 邮编:610065
联系电话:86-028-85229526 电子邮箱:scuphilosophy@sina.com scuphilosophy@yahoo.com.cn
Copyright © 2005-2008 H.V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网站建设:纵横天下 备案号:蜀ICP备170041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