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学术新闻 >> 思想文丛 >> 蒋荣昌:有毒的解药——关于贸易保护主义
学术新闻
点击排行
最新新闻
热门标签
哲学 影评 符号学 分析哲学
管理 经济危机 贫富差距
传播 新闻 和谐社会
历史 胡塞尔  人口比例
郎咸平 华民 林毅夫 价值观 
司法公正 国学 正义 人文 
存在主义 现象学 海德格尔
思想文丛
蒋荣昌:有毒的解药——关于贸易保护主义
来源: 作者: 点击:1473次 时间:2009-02-19
  2月13日,美国参议院通过了奥巴马的7870亿美元经济刺激计划。备受争议的“购买美国货条款”也在附加了一些限制条件后获得通过。全世界都在关注“购买美国货条款”所代表的贸易保护主义趋向。
  世界银行行长佐利克评论说,贸易保护主义被当作“经济爱国主义”在“经济”上是有害的,与“爱国主义”也没有关系,只与政治有关系。这也是大多数评论者和媒体的看法。
  但是,与“政治”有关系似乎正是“购买美国货条款”在国际间反对声音很大的情况下仍然获得通过的原因。我们可以看到,几乎每个国家的领导人都在公开反对外国的贸易保护主义倾向,在这样做的同时,又都在以不同形式伸出左手为本国的工业或就业设置隐形的保护主义栅栏。例如,萨科奇就把将工厂从捷克搬回法国作为受助公司进入政府汽车工业救助计划的先决条件。
  本来,年轻似乎也应该有更大抱负,看起来辩才无碍的奥巴马即使是基于政治上的考虑,也应该拒绝贸易保护主义所带来的诱惑——作为世界最大经济体的领袖,一开始就服用马上可以在政治上见效的贸易保护主义兴奋剂,显然是一个愚蠢的选择。美国和世界在这儿等待的并不是短暂的欢呼声,人们在等待的是可持续的复苏和靠得住的繁荣。
  那么,贸易保护主义为所有政治家所公开反对,大多数人对其历历可数的历史伤痕记忆犹新,仅仅是佐利克所说的与政治有关系就会成为政客们不舍的选择?如果是这样,政客、媒体和公众,我们所有人集合起来反对我们所有人都反对的主张和行为,是否就只是一场行为艺术?
  事情可能不像初看起来那么简单。年轻的奥巴马总统和不年轻的辛格总理应该都能够计算清楚贸易保护主义的近期收益与远期成本,也应该都清楚让经济遭受中长期损害的短期政治收益可能是一种风险很大的中长期政治亏损。
  贸易保护主义在政治上的诱惑是如此之大,因为它总是能够明确地保护某些行业和某些群体不受伤害,这与经济刺激计划带来的效果十分相似——政治家可以在这儿马上得到强烈的回馈。贸易保护主义对经济的深远伤害也许是政客们半信半疑的事情,但政客们肯定认为这是在贸易保护主义行为之后谁也不必承担明确责任的一件事情,并且巧妙的贸易保护主义行为可能意味着紧紧捂住了自己单独拿在手上的一份幸运。
  合理一些的解释看起来应该是,这些聪明的政客并不确切知道他们正在鼓噪的经济刺激计划意味着什么,并不确切知道贸易保护主义是对确保市场自由的公共秩序的更大规模破坏,也不确切知道出手更快、更准、更隐蔽的贸易保护主义与在战场上用牛仔手法射杀对手让自己存活有天大的区别——因为这样做毁灭的不仅仅是对手,也会毁灭战场,毁灭在战场上才能够成立的所有战士。贸易保护主义射手看起来很容易忘记没有幸存者的胜利对成功地抢先发射了一枚炮弹的射手没有意义。
  各国政府推出由政府注入巨资的救市或经济刺激计划之所以在“经济上”是站得住脚的,就是因为在此时此刻的注资或救市不是在打救某个失败的市场竞争者,而是在以救助这些“竞争者”的形式挽救濒临崩溃的市场秩序。政府在这儿做的是保卫秩序和重建秩序的工作——而这正是政府本来该做和唯一可做的工作。
  拯救银行或汽车工业的理由,不是若干有重大影响的企业行将灭亡,而是这些企业的失败是在市场体制遭到毁灭性破坏的情况下遭遇的非竞争性失败,让这些失败继续下去将会进一步摧毁市场体制。如果这些企业不是市场体制遭到破坏(华尔街金融骗局的实质后果即是市场秩序遭到破坏,一些市场主体——银行、信用评级机构、投行、保险公司——在“政府许可下”以合法的手段不当转移了巨量风险和利益)的受害者,政府对他们施以援手就是在滥用纳税人的钱财和进一步破坏市场。
  对所谓的市场失灵的救助,在根本上是对更早发生的政府失灵及其后果的救助。政府在这儿应当做的是恢复和重建因为监管不力而遭到破坏的市场秩序——如果这样做是从拯救摇摇欲坠的个别银行甚至银行业开始,政府在这儿做的也不是在资助“困难企业”或“困难行业”,而是在拯救这些行业的非正常死亡所表征出来的公共秩序的破败——这不过是在做亡羊补牢后找回羊子来证明羊牢尚在这样的事情。
  贸易保护主义政治行为首先是错误理解了刺激经济和救助企业在这儿意味着何种根本任务;其次是,未能深入地领会贸易保护主义本身是新一轮的破坏市场体制行为——这样做的结果,在经济上可能与政客们正在全力推销的经济刺激计划的大部分努力相互抵销,政治上则可能在一阵短促的掌声之后,长时期面临在泥沼中越陷越深的民众难以熄灭的愤怒。
  政治家们在面对狼狈溃逃的企业家和正在“等待戈多”的民众侃侃而谈之际,千万不能忘记:这场灾难的始作俑者并非只有贪婪的银行家和发明衍生工具的伪数学天才,作为守夜人的政府在酝酿危机的那些夜晚溜走或睡着,才是这场完美罪行的第一犯罪现场。
  因此,我们在今天应该记住的,不仅仅是上个世纪三十年代的美国以贸易保护主义来应付危机所导致的灾难性后果这样一些惨痛的教训,更应该记住一个清楚却不明白的原则:上个世纪三十年代的危机和我们正在其中挣扎的这场危机的根源,并非所谓自由市场的失灵,而是自由市场失去了自由。
  西方各国政府正在实施的形形色色的经济刺激计划所包含的内容大同小异:1、收购金融系统的不良资产或者为面临危险的金融机构提供国家担保;2、救助濒临绝境的行业或其代表性企业;3、增大医疗、教育等公共系统的开支,并向基础设施大规模投资。
  上述1、2、3所引发的关注常常集中于哪些行业或企业可能得到好处,哪些群体会因此受益等等上面。而政府在这儿真正可做和实际上在做的,恰恰是试图借这些“好处”向公众保证,前此受到破坏并因此不能信赖的市场现在已经恢复运转并且一切正常,市场的自由不会再度遭到破坏。
  贸易保护主义政治行为与经济刺激计划看起来同样是在救助濒临绝境的一些行业或企业,而不同之处在于,大部分的经济刺激计划是在试图重建和恢复市场体制,让停下来的交易重新启动,贸易保护主义则是在限制交易的自由并以此破坏市场体制。政客们基于“政治”理由选择贸易保护主义行为背后的理由恐怕是,他们把贸易保护主义当成了另一个经济刺激计划,他们看到了两者都会对“困难企业”或“困难行业”有所帮助。但是,他们没有或者不愿去深究的是,大部分经济刺激计划是在以帮助“困难企业”、“困难行业”和“困难群众”的名义重建市场秩序,贸易保护主义则是在以帮助“困难企业”、“困难行业”和“困难群众”的名义破坏市场秩序。

共[1]页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投稿须知 | 版权申明
地址:成都市科华北路64号棕南俊园86号信箱·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办公室 邮编:610065
联系电话:86-028-85229526 电子邮箱:scuphilosophy@sina.com scuphilosophy@yahoo.com.cn
Copyright © 2005-2008 H.V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网站建设:纵横天下 备案号:蜀ICP备170041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