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学者文库 >> 华民
学者介绍
华民,男, 1950年11月生,浙江省慈溪市人,现任复旦大学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教授,博士生导师。长期从事世界经济与国际经济的教学与研究工作。1996年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点击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标签
哲学 影评 符号学 分析哲学
管理 经济危机 贫富差距
传播 新闻 和谐社会
历史 胡塞尔  人口比例
郎咸平 华民 林毅夫 价值观 
司法公正 国学 正义 人文 
存在主义 现象学 海德格尔
华民
泡沫如何被吹大
来源:网络转摘 作者:华民 点击:3773次 时间:2010-01-20 10:13:17
自去年美国次贷危机爆发以来,其波及面之广,影响程度之深,已经逐渐演变为一场全球金融大海啸。

  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场全球性的金融危机呢?人们从不同的角度来寻找元凶:是投资银行以令人咋舌的高杠杆运作资金的模式造成的?是美国政府允许发行次级债来鼓励低信用家庭买房的经济政策造成的?根源在于美联储不负责任地滥发美元、最终导致全球资产泡沫破灭?是金融衍生产品创新过度造成的?

  华民认为,所有以上这些说法都能在现实中找到它们借以立论的依据,但似乎都过于表面化了。这场危机发生的深层原因在于:世界经济已经进入长周期的下降阶段,实体经济部门的投资空间被压缩,大量的资金由于缺乏有利可图的产业投资机会,只有进入虚拟金融部门,从而造成资产价格泡沫,而当泡沫被捅破时,由于国际金融市场的高度一体化,危机就会像流感病毒一样传染到全球。

  为什么经济发展中会出现长周期现象?当今的世界正处在长周期的什么位置?为什么长周期的变化会导致全球经济的泡沫化?

  世界经济发展中的长周期

  华民说,俄国经济学家康德拉季耶夫在1926年提出长周期理论,他认为,在世界经济发展中存在着一种长达40年-60年不等的周期波动,包括20年左右经济快速增长的上升阶段与20年左右经济相对停滞的下降阶段。

  在康氏之后,20世纪最伟大的经济学家之一熊彼特在其1939年的著作《经济周期》中,从创新的角度解释了长周期存在的理论依据。他认为,技术创新频率的高低起伏是经济增长周期性波动的内生性动力。

  根据创新周期理论,长周期上升阶段的经济高涨大都是建立在一次新的投资浪潮基础上的,同时这些投资浪潮又与高频率的技术创新紧密结合在一起;而长周期下降阶段的经济停滞则与创新枯竭而导致的投资空间被挤压有关。简单地说,当一次技术创新集群出现时,随着这些技术的成熟与推广,越来越多的企业发现有利可图,于是将大量的资金投向这个新兴领域,从而造就了一个全新的产业部门,经济得以高速增长;而当高频率的创新活动开始枯竭,企业由于回报率越来越低而纷纷减少投资时,高速的经济扩张就将逐渐归于收敛;在经历了一段衰退期后,经济开始复苏,创新的主体———企业家们慢慢恢复了投资信心,从而导致一个新的技术创新集群开始爆发……据此,熊彼特将截至他所在年代的世界经济发展史划分为三个长周期,其推动力量分别为:工业革命引发的社会大规模生产形式,蒸汽机和钢铁,电力与化工。

  经济长周期已进入下降阶段

  华民认为,以长周期理论的阶段划分为依据,我们今天显然处在以信息产业为主导的周期中。

  信息产业最早兴起于上世纪70年代,与它一起成长起来的是纳斯达克证券交易市场,在纳斯达克上市的公司涵盖了所有的新技术行业,尤其是软件和计算机、网络、电信等。纳斯达克综合指数从1971年2月8日建立时的100点,经过了近20年的蛰伏,缓慢上升到1990年的300多点,而后在90年代爆发出巨大的能量,到2000年3月10日达到了5048.62点的历史最高位。但是在此之后形势急转直下,在2002年10月9日跌至1114.11点,跌幅达到了78%。随后经过长达6年的缓慢爬升才在2007年10月回到了2800点左右,仅比历史最高点的一半高那么一点。纳斯达克综合指数的高低实际上反映了信息产业的繁荣程度,当指数一跌再跌,股票无人接盘时,说明信息产业的创新活力已经走过了它的峰值并开始下降。

  根据创新周期理论,创新应该分为三类:基本创新、改进型创新和虚假创新。基本创新将全新的产业和产品介绍给消费者;改进型创新是对成熟产业的进一步挖潜;而虚假创新则只是已步入穷途末路的夕阳产业的苟延残喘罢了。由此可见,与长周期上升阶段相匹配的只有基本创新。以信息产业为例,微电子芯片的发明、电子计算机的出现、互联网的引入都属于基本创新,它们都是从无到有的产品;而Windows操作系统从98到2000、到XP,再到Vista,则只能算是升级换代,充其量不过是增量创新,即为了避免被淘汰而进行的改进型创新。所以,我们有理由认为,2000年纳斯达克综合指数的暴跌标志着信息产业的主要创新类型已经从基本创新过渡到改进型创新,世界经济已经开始进入以信息产业为主导的长周期的下降阶段。

  资本缺乏实体经济投资空间

  每一次长周期的上升阶段都出现在创新与投资的高潮中,而每一次长周期的下降阶段都必然会出现投资机会的迅速减少。这在本轮以信息产业为主导产业的长周期中规律再现。

  华民说,随着信息产业高频率的创新活动趋于枯竭,其投资回报率无法再吸引资本流入,于是大量资金就从纳斯达克股票市场流出,这些撤离高科技产业的资本渴望得到新的投资空间,但是世界却还没有准备好。

  首先,新的技术创新集群还没有出现。无论是在生命科学、宇宙物理,还是其他学科领域,都还未重现当年信息产业革命爆发时发明创造争相涌现的盛况,所以目前还不存在开创新的产业部门来消化过剩资本的可能。其次,世界经济体系内各个国家的投资空间正在被压缩,而有可能为过剩资本提供大规模投资机会的新“新兴市场经济国家”还有待发现。

  受到以上两个方面因素的制约,在世界既没有新的产业部门也没有大规模的新兴市场来吸纳从信息产业中释放出来的巨额过剩资本,那么这些过剩的资本就只能变成金融资本而流向世界各个资产市场,从而导致全球经济的泡沫化。

  华民认为,各国政府特别是美国政府,并没有根据世界经济基本面的变化,及时地调整控制货币供应量,加强对于金融市场、尤其是衍生金融市场的监控,反而放纵高杠杆的金融投机行为。毫无疑问,危机后的世界经济能否重新走向繁荣,将在很大的程度上取决于世界究竟能在何时发生一场可以带来巨大投资机会的技术革命或者产业革命。

共[1]页

没有数据!
姓名:
E-mail:

内容:
输入图中字符: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投稿须知 | 版权申明
地址:成都市科华北路64号棕南俊园86号信箱·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办公室 邮编:610065
联系电话:86-028-85229526 电子邮箱:scuphilosophy@sina.com scuphilosophy@yahoo.com.cn
Copyright © 2005-2008 H.V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网站建设:纵横天下 备案号:蜀ICP备17004140号